首页首页 > 灵异悬疑 > 悬疑侦探 > 第十一根手指(法医秦明3-出版书)
第十一根手指(法医秦明3-出版书)

第十一根手指(法医秦明3-出版书)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208.01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7-10-09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秦明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法医,与死者朝夕相处的神秘职业,即将剖开震撼人心的亡灵之声:
    地沟油的查封现场,泔水桶里居然捞出一截油炸过的人类手指;
    深夜无人的小巷,监控摄像头竟拍到白衣女鬼的身影;
    垃圾站里的诡异尸首,森森白骨之下,有一只脚却完好如初……
    十四个发生在你我身边的惊骇凶案,究竟隐藏怎样的人性恶意?
    而从一根不属于死者的断指开始,一个更为诡异残忍的连环碎尸案正在渐渐浮出水面……

      “女鬼是啥样的?在哪里?”我笑着问道。“就在岔路口那里,往里走几步就能看得见,靠在墓碑上的,跷着个腿,长头发,风一吹还飘啊飘的,吓死我了。”看村民的表情,这不是个恶作剧。“走吧,去看看。”我说。村民哆嗦着,带着我们几个拎着勘查灯的警察,到了岔路口。他指着草丛说:“从这里进去走几步,就能看见了。另外,你们能留个人陪我吗?”几条勘查灯的光束照着草丛,里面杂乱地排列着不少坟墓。没走多远,我们就看见了传说中的“女鬼”。

      远处有一座比较大的坟墓,墓碑是那种飞檐大理石形状的,看起来埋着的是个大户人家。一个人影靠在墓碑上,纹丝不动。人影像是坐着的,上身和墓碑紧靠,头垂着,双腿却高高跷起,像是一个正在做锻炼的人。

      一个普通人,想保持这样的姿势几分钟都很困难,而“女鬼”丝毫没有动过。

      一名胆大的刑警用勘查灯照射过去,这个侧面的人影更加清晰,没错,那确实是一个人。双手垂下,双足跷起,像是一个正在做体操的僵尸。“女鬼”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惨白惨白的。

      “嘿,干什么的!”刑警喊道。人影没有动。一阵妖风吹过,人影的头发飘动了一下。“哎呀妈呀,这头发太吓人了!”林涛颤抖着说。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听到的一个恐怖故事。说是一个人半夜走在田间小道,突然发现前方一个白衣女子,婀娜多姿,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在晚风中飞扬。他吹了声口哨,美女猛然回过头,他看到的居然还是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这个传说困扰了我好多年,以至于对长发女子都有些抵触。想到这里,我打了个冷战。任凭灯光照射,“女鬼”依旧跷着双脚靠着墓碑,一动不动。长长的头发随风飘摆,但无论怎么飘摆,都让十几米外的我们看不到面孔。“谁和我过去看看?”被人称为“秦大胆儿”,我不能丢了这个名号的面子。几个刑警和我一起戴上鞋套,向“女鬼”走去。走近一看,这是一具全身赤裸的女性尸体。尸体靠在墓碑上,垂着头,一头长发遮住了面孔。我曾经被“诈尸”吓着过,所以谨慎地用树枝捅了捅尸体,尸体没动。胆子大了一些,我用树枝挑开头发,看了看尸体面部。“原本以为她会突然抬起头,然后发现面部没有器官呢。”我笑了笑,解释了一下刚才的举动,“女孩子年纪不大。”在我看来,只要能看得见一张人脸,就没有什么好恐怖的了。民警挪了挪步子,身旁的矮树上突然“哗”的一声掉下来个什么东西,落在民警身上,吓得民警直跳脚,使劲儿拍打着自己的肩膀。“别紧张,别紧张,”我笑着说,“是绳子。”

      尸体之所以保持这样的体位,是因为有绳子捆绑。尸体的上身乳房以上,有个绳索绕过,把尸体的躯干紧紧捆绑在墓碑上,乳房被勒得变了形。双手背在身后,也是被一根绳子捆着。两只脚踝上分别捆着根绳索,绳子的另一端分别拴在墓碑对面的矮树的两根树枝上,两条腿伸得笔直,向上方跷起、张开。

      刚才民警移动了一下,碰到了树枝,树枝上的绳子脱落了下来。

      失去了吊在树枝上的绳索的捆绑,尸体的双脚还是那样跷起、张开。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民警说,“没有绳子的力量了,怎么还能这样跷着腿?妈呀,死人也会用劲儿?”

      “你没听说过有一种现象叫作尸僵吗?”我白了民警一眼,弯了弯死者的膝关节,强直状态【强直状态,是指躯体呈一种笔直的姿态,关节均被固定。比如有些中毒可以导致人体呈现强直状态,尸僵也可以导致尸体呈现强直状态。】,没有能够弯动。

      见我们几个人没有被“女鬼”袭击,远处的大伙儿都聚集了过来。

      林涛走近一看,只是一具尸体,不再害怕,扬起手说:“都别过来了!我要找足迹!找足迹!”

      我们对现场实施了紧急保护措施,并避开绳结剪断绳子,把尸体装进了尸袋。绳结有的时候可以提示一个人打结的习惯,所以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证据和线索。尸体被装进尸袋的时候还保持着跷腿的姿势,在尸袋的包裹下显得有些诡异。

      现场有几个杂乱的足迹,林涛挨个儿进行了拍照固定:“这几枚鞋印都很新鲜,这里又是个很少有人来的现场,所以很有价值。等回局里的时候,记得把你们的鞋印都送给我,我要做个排除。”


      第十六章 坟场缚术(2)

      “这个现场必须封存。”我说,“切断所有能进入这一片现场的通道,等明天天亮了以后,我们再过来外围搜索,毕竟女子的衣物什么的还没有找到。勘查车的探照灯估计撑不了那么久。”

      几个年轻的派出所民警听我们一说,马上开始了“剪刀石头布”,看来这是他们的惯例,用运气来决定苦活儿谁来干。一个人在坟场看护现场一整夜,实在不是一件好差事儿。

      “没有关系,”胡科长说,“我马上调人来,用勘查灯搜索,晚上不知道下不下雨,若下了雨,就完蛋了。所以,连夜搜索。”“看来这个案子也很有意思。”我开始纠结重点放在哪起案件上。“你们省厅处置这个墓碑女吧。”胡科长说,“尸骨这边没什么好的线索,现在就是要找尸源。所以,清理尸骨的工作由我们来负责,你放心吧。”“好。”我答应下来,“绑在墓碑上,挺有想法的,我要把这案子给破了。”“绳子绑成这样,还选个这么样的场所,死者还保持着那么样个姿势,肯定是玩SM(性虐待)没玩好,玩死个人了。”大宝说。“走吧,去殡仪馆。”我说,“检验完尸体再休息。”

      尸体在解剖床上仰卧着,两脚跷得老高。林涛照相固定完毕后,我们开始破坏尸体的尸僵。“这么硬,”我说,“实践证明,尸僵最硬的时候,是在死后十五到十七个小时左右。”尸体保持双腿张开的姿势,倒是让我们测量肛温方便了不少。“还真是不错,从尸温来看,死后十七个小时。”大宝简单算了算。我看了看解剖室墙上的挂钟,时间指向晚间八点二分。那么就是说,死者大概是在今天,7月4日,凌晨三点左右死亡。“凌晨三点,一个女人去坟地做什么?”我说。“我看是劫财案件。”戴着手套给尸体捺印指纹的林涛说,“你们看。”死者的手惨白惨白的,但是右手的中指上有一个颜色更浅的痕迹,那里显然原来戴了一枚戒指。“我赞同。”大宝说,“处女膜完整。”“哟,这女的不小了吧?还不丑。”林涛说,“现在这么保守的女的还真找不到。”“没有性侵?”我有些诧异,“不性侵为啥脱得这么干净,而且还摆那么个姿势?”大宝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没搞错,外阴确实没有损伤。”

      “不管怎么说,把衣服脱成这样,总是有强奸的想法的。”我说,“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实施成功罢了。或者,凶手也是女人?”

      死者的全身没有约束伤和抵抗伤,但是捆扎绳索的地方,都有轻微的脱皮和出血。

      “很明显是生前捆绑。”我说,“但这女的没有反抗,就连四肢被捆好以后,死者也没有什么特别强烈的挣扎痕迹。”

      “会不会是下药?”林涛说,“先提一管子心血去检验吧。”

      “也有可能真的是跟个女的在玩SM?”大宝说。

      “我在想啊,”我说,“在墓碑上捆人,你说会不会是某一种风俗什么的?把这个女人当成祭品,或者说这个女人愿意被当作祭品?”

      受到青乡市“六·二九案件”的影响,我开始对各地的风俗习惯十分感兴趣。这几天我买了一些关于风俗习惯和典故的书,正在研读。也看到一些古人献祭活人的案例,但是没有这样捆绑在墓碑上,摆出一副被强奸的姿势的先例。

      “说的有道理,”大宝抬起胳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明天我们去查一下那个墓碑是谁的,看起来是个大户人家,看看他们有没有可能去献祭活人。”

      死者的颈部有一圈索沟,很深,皮肤被晒了一天,已经皮革样化了。死者双眼眼睑球结合膜弥漫着出血点,心血不凝,指甲乌青。显然,她是被凶手用绳索勒住颈部,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的。

      “被捆绑了四肢,然后再勒颈,受害人确实没有能力反抗。不过,轻微反抗是有的,四肢捆绑处有轻微脱皮,还有,捆绑脚部的绳索,绑在树上的绳扣都已经松了,民警一碰就脱落了。”我说,“如果是SM,不可能下这么狠的狠手勒颈吧。”

      案件性质一时间陷入了困境,现在没有特别好的依据来推断凶手到底是为了什么去杀害死者。但我们的直觉,觉得这要么是一起封建迷信引发的献祭杀人,要么就是侵财。为什么扮成一个性侵害的现场,可能是因为凶手有想法没实现,或者凶手是在伪装,以转移我们侦查部门的注意力。

      来来回回找了很多遍,尸体上没有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我们整体提取了死者的胃肠,开始研究她最后的进餐情况。

      研究死者的胃内容物是一件非常恶心的事情。法医必须把死者胃内容物一勺一勺舀出来,并且逐个分析胃内容物的形态,从而判断死者最后一餐吃了什么,给侦查提供一些线索。眼前这个死者的胃内容物已经所剩无几,都是一些面糊状的东西。

      “按理说,人的胃内容物排空时间是六个小时,晚饭时间通常是六点,距她凌晨三点死亡,至少是晚饭后九个小时了,胃早就空了。既然她的胃里还有一些东西,说明她在零点左右,还吃了一些东西,面食,应该是饼干之类的干粮。”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