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灵异悬疑 > 灵异鬼怪 > 狐杀
狐杀

狐杀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952.38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9-08-11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芥子须弥三虎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这个世界里,有许多种灵体,他们叫做鬼,他们被锁在某个伤心的时空里,每一刻都在寻找——出口。
    一个小小的铜人,却唤醒了沉睡千年的爱情,也引出了一个因爱成恨的嗜血怨灵。
    来自春秋时代自我封印的九尾妖狐、舍命殉情的越国箭神、从大少爷到普通庄稼汉一家人诡异惊悚的死亡历程、阴阳先生通灵越巫因贪殒命、隐秘门派的火居道士渔翁得利。
    出马仙家、阴阳龙虎、鬼画、妖镜、周穆王化身东王公幻化一场人鬼难辨、神魔混杂的光怪陆离。
      很明显,如果把自己、护家仙、小表婶三方势力比作刘备、孙权还有曹操,那么自己现在无疑便是势力最弱的刘备。自己要想立于不败之地甚至是有所作为,那么联合一方对抗另一方应该是最好的选择。护家仙这一方不用想了,她们是想要吞并自己的曹操,眼前唯一的办法,似乎就只剩下了联合孙权——小表婶一方来对抗护家仙,这样才能给自己留出斡旋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把牙一咬,也不管强子娘和周长功那或伤心或恶毒的眼神,冲着小表婶点点头说:“好!咱们一言为定!”
      小表婶笑得含情脉脉:“小连义,算你还有点良心!放心!你跟着我不会吃亏的!我一定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比神仙还舒服!咯咯咯……”一边说,一边还不忘向他递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媚眼。
      强子娘脸上的表情一下子黯淡了下来,但这种黯淡转瞬即逝,她随即仰头轻笑,嘴里又是护家仙的声音:“自古妻不如妾,妻不如偷,嘿嘿!看来糟糠之妻是比不上这偷来的新鲜了啊!唉!这天下男子,还有谁比得上陈音大哥那般情种?呵呵!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陈音大哥,千年之前的那场仇恨暂且放过一边,现在我只求能和你回到双乳峰下,紫竹林中,做一对生死不离的神仙眷侣,你说,好不好啊?”
      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刻骨的柔情,在场的所有人、鬼、妖仙都不禁为之动容。


    第126章 乱斗(3)
      夜色中,强子娘身不摇,口不动,一缕凄婉缠绵的歌声却已经在朦胧的月光下幽幽怨怨地响了起来:“月下竹花风,清秋万里明。长发及腰镜花红,无风三尺浪,隔岸听涛声。深闺不忍听,丝弦不了情。妾意遥钟天山雪,弓开如满月,伴我踏沙行。雨霏霏、雪如席,不念乡关人何在,万里归来,香车渺渺,墙内春花却凋零……”
      这歌声如雾如烟,丝丝缕缕在树林中飘飘荡荡,像绵绵秋雨一般缓缓、缓缓地渗入每一个生灵的心田。蛇仙姥姥、黄大仙山村老太、鬼仙杨大胆、周长功和他身边的那两头大狐,甚至包括皮子山还有莲花,都不由自主地被这歌声中浓浓的悲伤之意所感染,眼中落泪。
      歌声中,张连义的目光落在强子娘身上,他忽然记起了夫妻之间曾经有过的那些温馨、浪漫、激情、缠绵,眼前的强子娘柔弱而无助,一双毛茸茸的大眼睛在夜色下闪烁着无穷的希冀、无边的柔情。
      眼前的场景忽然间变了,所有的人和物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眼前是一个张灯结彩、洋溢着浓浓喜气的房间,那张挂着大红帐子的雕花大床上,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位盖着大红盖头的新娘。
      窗外,仍然有嘈杂的劝酒声隐隐传来,张连义忽然觉得醉了,不是因为酒,而是因为房间里飘荡着的那种女性特有的、淡淡的体香,还有,那双白皙的、如葱白一般的小手,正在向他传递的那种不安、娇羞、紧张、期盼、矜持还有向往和渴望。
      他笑了,有一点紧张,也有了那种只属于年轻人的血脉贲张。现在的他,就仿佛感觉自己成了一匹春风中的孤狼,正有一片苍莽的草原,正等待着他去驰骋和征服。
      他有些急不可待,但他的潜意识里又在想努力地保持一种优雅和成熟。于是他开始慢慢地向前走,向前走,他要撩开那一层朦胧的红纱,他要拉起那一双充满了诱惑的小手,相携一生一世,风雨同舟,三生石上。
      然而,为什么内心之中有一个声音正越来越清晰地阻止他的脚步?不对啊!眼前的这一幕,为什么如此的熟悉?他用力甩甩头,眼前的一切忽然间从他的视线里剥离开去,他忽然意识到,那是多年之前,曾经的自己。
      那一袭红裙和身披红花的自己迅速远去,他心里一阵刺痛,眼前忽然出现了强子娘那翕动的一对红唇,还有满脸缱绻的笑意:“他爹,你咋啦?在想啥呢?”
      张连义心中一片迷茫,竟是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懵懵懂懂之中他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他娘,天不早了,睡吧?”
      说完上前一步,正要去拉强子娘的手,却听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师父,您老人家可真是宝刀不老啊!这‘摄魂’之术,竟然连白头鹰王也给套进去了!”
      一阵清风拂过,张连义和强子娘之间忽然间多了一个人。小表婶的手轻轻巧巧地挽住了他的胳膊,一仰头,吐气如兰:“小连义,咋啦?还没醒过来?就这一会儿,就把刚才答应我的事给扔到脖子后头去了?”
      张连义蓦地清醒了过来。他脑海中一阵高亢入云的鹰唳声冲天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被愚弄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正要伸手去推开小表婶,却见她高耸的胸脯一挺,脸上似笑非笑地说道:“咋地?!馋啦?!”
      张连义一愣神,这才发觉自己的手掌竟然无巧不巧地推向了小表婶的胸脯。他老脸一红,连忙缩回手,用力抽出自己的胳膊往后退了两步。
      就见强子娘脸色铁青,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不要脸!”
      小表婶回过头乜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脸上笑容依旧,似乎根本不以为意。
      强子娘更加愤怒,只见她往后一撤身,伸手从姥姥手里接过莲花,然后对张连义说道:“他爹,你到底走不走?”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