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古代言情 > 说好的白月光呢(重生)
说好的白月光呢(重生)

说好的白月光呢(重生)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284.59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9-09-05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Arkin2799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前世,连海深有过三段姻缘,但最后啥也没捞着,死在他乡。
    纵使如此,长安城还是有她温柔贤淑、宜室宜家的传说。
    海参姐姐:呵呵,我装得真成功。
    重活一世,她倒是没什么大理想,佛系度日。
    前夫:始乱终弃了别人(我)后,也能心安理得吗?
    海参姐姐:?
    *
    食用指南:
    ①双重生,本文固定中午12点更新。
    ②1V1,强强,HE

    内容标签: 强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海深 ┃ 配角:相衍 ┃ 其它:双重生+破镜重圆(?)
      连士善面色不虞地点头,蓝氏接着说:“可盯着那东西的人未免太多了!妾身问了咱们的眼线,他说自从那个何莲嫁进来以后,隐隐约约也在找!”
      听到这里,连士善已经皱起了眉头:“夫人有话直说就是。”
      “老爷......你说相家人会不会......也想要那东西?”
      如果说连士善与何莲这些人是一头饿狼,那如今的辅国公府就像一块包在屏障中的肉,外头的狼闻得见肉味儿,看得见肉形儿,只待一个机会打开这屏障就会被分吃地一干二净。
      “相家人?”连士善点头:“夫人是说右相接近大姐儿也是为了这东西?”
      “否则他老人家端坐朝堂,娶公主都不在话下,能看上大房的姐儿?”
      连士善这才感觉到紧迫:“那咱们的动作得抓紧了,多方都盯着这东西,可不能落到别人手里。”
      “是,妾身再教娘加一把火。”蓝氏恭敬地说道。
      老夫人平白去跟何莲要账目当然也是她唆使的,就指着从里头掰扯出一点能用的东西呢,这头鹿最后会死于谁手,可就看各自本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哦哟,鹅明天要去参加同学的婚礼呢,
      最近甜不起来了,让我去补充一下狗粮再回来
      提前祝看到这章的小天使们元旦快乐呀,2019都要开心,顺利啊!


    第30章 捉奸(2)[捉虫]
      冬日的太阳落得早,用完晚膳天都黑了,连云浅扶着杏花的手在花园消食,边说闲话:“二房的小姐今天和大小姐出去了一趟,买了好多东西呢!”
      连云浅:“那日老夫人说了让她去买头面,想是和大姐姐去买了呗。”
      杏花嘀咕说:“也不知谁出的钱,看样子买得可不少!”
      二房一家子都住在辅国公府,吃穿全是公中出,何莲掌着公中,杏花颇有些替她家夫人心疼银子。
      连云浅没好气地说:“她倒是硬气,有本事自己出钱啊!”
      杏花忽然拉住了她:“小姐你瞧!那是不是绿荷?”
      那影子虽然模模糊糊的,可打眼一瞧也知道是连雪微和绿荷,她疑惑道:“这两个人在那偷偷摸摸做什么?”
      那边的连雪微连忙用帕子捂住嘴,低声问:“你没看错?”
      绿荷激动地语无伦次:“奴婢没看错!听雨楼的人下午又出去了,奴婢吩咐绿草跟着呢,她去了宝兴楼——小姐!大小姐肯定要在家中私会那个老板!”
      “哎哟我的老天爷!”连雪微拍拍心口:“这可太......”
      她那话说不出口,眼睛转了转,露出一个得意的笑:“走,咱们附近瞧瞧去!”
      说着径直冲着听雨楼方向去了,只是她没瞧见的是,背后的连云浅主仆也立马跟在她背后去了。
      *
      连海深沐浴完,坐在房里看一卷医书,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子很像她和相衍成亲的时候,等他来掀盖头的那一日,平白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想着想着,忽然又陷入沉思。
      她的性格爱恨分明,既然决定了又和相衍纠缠在一起,那就不能重蹈前世的覆辙,一些未来会横生枝杈的人和事,该尽早剪除才是。
      灯花在安静的夜里发出轻微的声音,连海深又翻过一页医书。
      “吱呀——”是木轴滞涩的转动声,相衍跨进门,只觉得扑面都是少女的香气,屋中燃着温暖的炭盆,她在灯下看书。
      一身藕粉色的家常衣裳,绣着精致的桃花,那衣裳在腰肢微收,显得玲珑有致,手上套了一只白玉镯,正轻轻翻过一页书。
      “愣着做什么,冷。”她轻声道。
      相衍合上房门:“在看什么?”
      两人熟稔地仿佛认识了许久——却没人发现有什么不对,连海深扬扬书封:“《黄帝内经》。”
      虽然仁和堂被查封了,可那生意她是想长久做下去的,自然准备多学点以备不时之需。
      相衍在她对面坐下,随意地问:“叫人寻我来做什么?”
      “有些事想问一问卓相大人。”连海深一手支棱着下巴,动作间不经意露出一点妩媚:“事关重大,这才想当面同您说。”
      两人对视了一眼,气氛忽然开始慢慢变味,相衍撇过头:“怎么?想清楚了?”
      大梁野史里记载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相大人容貌极盛,生得龙章凤姿,年轻时还有侧帽风流、掷果盈车的传闻,是近年他官做得大了,脾气也愈发变差才少了狂蜂浪蝶。
      连海深却觉得野史的记载和相衍比起来不过冰山一角。
      “咳。”相衍轻声咳了咳,将她从怔楞中拉回神,连海深斟了一杯茶,说:“是我没了主意,才想让你听一听。”
      “嗯,说。”知道她有为难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相衍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