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纯爱耽美 >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681.02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9-09-08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翻云袖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沧玉是个穿越者,穿成了天狐一族的大长老。
    结果刚开场,他就和给原身戴了绿帽的女主和离了。
    ——按照原主人设,他现在应该表面上坦然放手,实际上愁苦悲怅。在女主遇难时刻暗中出手相助,在女主有需求时担当情感树洞,在千锤百炼的磨砺下,最终变成一只合格的深情男配,万年备胎。
    可惜沧玉没有原主那般和大海一样宽广的胸怀。
    他搓搓爪子,拉拉尾巴,几个月后,整个天狐族都知道了大长老他痴心深情宽厚仁爱,而女主原本娇憨可爱的人设碎了一地。
    沧玉艹人设艹得飞起,沉迷装逼不可自拔,在俘获了全族幼崽的芳心后,他被崽子们送了一颗蛋来补身体。
    沧玉:???
    幼崽的心意不能浪费,然而沧玉不想吃毛鸡蛋,随手拉过一只鸟,就把自己未来的对象给孵出来了。

    PS:濒临绝种攻×美若天仙记仇天狐受。
    养成年下。
    都多少年了我还在写穿书X。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沧玉;玄解 ┃ 配角:春歌;倩娘;赤水水 ┃ 其它:青丘

    作品简评
    沧玉莫名其妙变成了后宫小说里的深情男配之一,为了躲避绿帽子跟炮灰的命运战战兢兢韬光养晦,生怕跟女主有一丝一毫的牵扯。然而天不从人愿,周围各大配角疯狂脑补他对女主痴情不悔不说,在游历之中他与另一个倒霉蛋不断卷入女主的主线剧情之中,在惺惺相惜之下升华了他们之间的革命友情。本文虽是书穿,但“原文”总与剧情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结合在一起,当两位主角踏上他们的剧情之旅时,引发了各种各样的故事,文风诙谐之中带着些许思考,角色刻画颇为生动形象,情节令人印象深刻,值得一读。
      玄解道:“可以。”
      这叫沧玉有些尴尬,他习惯了谨慎小心,虽觉得谢通幽不是什么大坏人,但总对这种可能是古人的热情报以观望态度,因此窘迫道:“我们二人未定行程,不知要在盘桓多少日,恐怕谢兄会不大方便。”
      “不妨事。”谢通幽轻描淡写道,“寒舍虽简,几间客房还是腾得出来的。”
      这时正巧有人来寻谢通幽,谢通幽致歉后离开几步往外走去交谈,沧玉这才对玄解开口道:“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怎么随随便便就答应了。”
      玄解淡然自若道:“他又打不过我。”
      沧玉哑口无言,想想还真是如此,再者谢通幽邀请他们做客,还省了一笔银子了,因此嘴一张又闭上了。待到谢通幽说完话回来之后,见沧玉已被玄解说服,他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正合他意,不由得调侃了两句。
      尽管不太明显,可沧玉嘴巴上多少是有点不服输的,就道:“我倒未曾想谢兄是这等狂放之人,不过初识,不知好坏,就敢邀回家中。”
      “我倒也不曾想到二位是这般磊落之士,不过初识,不知好坏,就如此痛快地答应了我的邀请。”
      谢通幽笑盈盈地由着沧玉的话回了过来,还极为客气。
      沧玉一噎,心想自己得点点嘴炮技能,说不过脏道人这个玄之又玄的就算了,现在连个书生都讲不过。


    第五十五章
      自打入世以来, 沧玉跟玄解遇到的队友就一个赛一个的有钱, 棠敷和酆凭虚不必多说,那脏道人与这谢通幽更是财大气粗。
      谢通幽并未请两人到谢家主宅去居住,而是带他们去了自己名下的一处小院子, 说是小院子, 其实规模说是座庄园都不为过。
      不知道文人骚客是不是多少都有那么点竹子情节, 谢通幽的宅子里种了不少竹子,紫竹挺拔成群, 更有繁花零星点缀, 中间剖开一条小溪,只见得碧波荡漾,清澈见底,一直流到小桥底下,水流声潺潺,在这寂静的夜晚尤为动听。
      整个庄园好似浮在水面之上,四处都栽着奇花异卉,水波如明镜,倒映出花影摇晃,人间天宫。
      有钱人真好。
      沧玉在心里吃了口大柠檬,不过随即转念, 他纵然有钱, 恐怕也想不到将家宅布置成这个模样。
      这里似乎没什么人, 连下人都不见半个, 一阵夜风吹过, 忽然传来幽幽的乐声,听来十分接近,沧玉静静听了片刻,确定这声音就来自身边,可四下无人,不由得惊道:“何处有人演奏?”
      “是这山石翠竹在演奏。”谢通幽笑道,伸手指了指水面之上立着的几块假山石,果见其中生得七窍玲珑,他淡淡道,“幼时父母要我学习琴棋书画,我于乐道无甚领会,倒是有位故人教了我如何啸叶,只是之后日渐懒惰,就寻了些异种栽培。这是特有的音竹,风吹过如人口唇贴合,能发出乐声来,后来又寻来这孔窍之石,如此五音俱全,风起而歌,风静便止。”
      沧玉这才注意到竹林、小道还有这石头似乎都有摆放的规律,只是他不知是什么规律,隐隐约约觉得并非是胡乱摆放,更不是为了好看。
      三人穿过水榭,来到一处水上亭台,这亭子不小,只有一面有墙,其余三面都是月洞门,许多书架贴墙靠着,这底下就是一潭池水,主人家倒不怕下雨天潮气湿了这些书。
      靠近栏杆的地方摆着一盘残棋,临边放着一张琴,想来谢通幽不如自己所说那般全然不懂乐律。
      此刻月上中天,皎皎流光于水波中荡漾,然而夜间暮色带来的暗影好似一块黑布笼罩住了竹林,风声不止,音竹与孔石传出的声音如泣如诉,仿佛有人在竹林之中低声吟唱。
      “此处风景甚好,要是谢兄不介意,我想在此处多游览一番。”沧玉总觉得不大对劲,不由得出声道。
      “这倒不妨事。”谢通幽愣了愣,倒没有在意,只笑道,“只是寒舍简陋,并无多余人手,恐怕沧玉兄得自己照顾自己,若是腹中饥渴,茶点与茶水都在厨房之中。再来,夜间风凉,即便贪恋美景,也要小心着凉。”
      他指了一个所在,想必就是厨房了。
      沧玉心道:这要还叫简陋,那我是睡了二十多年的茅草屋么?
      他仔细一想,自己还真是睡了二十多年的茅草屋,不由得恹恹。
      又听谢通幽道:“那玄解兄呢?是否同样要留在此处,还是去我书房之中看些占卜相关的典籍,我于此道略有些涉及,虽不敢说指点,但多多少少还算有些心得。”
      他竟还记得之前玄解随口说的感兴趣一事,沧玉暗想起酒楼时对方前呼后拥的模样,心道难怪谢通幽朋友不少。
      玄解道:“我随你去。”
      要说之前只是玩笑话,这会儿沧玉倒是真有些好奇起谢通幽的说法来了,加上此处地形让他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奇怪,不由道:“谢兄虽是儒生,但对道学似乎很是擅长。”
      “这嘛,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十家九流,我多多少少都有些涉及,毕竟各家都有所长也皆有所短,要是半点不懂,研讨会时说起话来我岂不是丢盔弃甲。”谢通幽漫不经心地笑了笑,“莫看那些文人墨客看不起稗官野史,要真被辩倒了,可是大失面子,所以不少文人私下都写过戏本的。”
      稗官是说十家中的小说家,这类学子专门收集街谈巷语,神鬼异志,于帝王身边做个小官,专门汇编小说野史。因题材不限,得文浩繁,因此所知甚广,地位虽不如其他学派,被其他学子视为不入流者,但仍有席位。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