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纯爱耽美 > 带着系统穿异世
带着系统穿异世

带着系统穿异世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161.82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9-09-08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牛奶鸡蛋卷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十天前,祁杳尘莫名其妙得了一个厨房系统,十天后,他穿越了。
    身穿的他没房没钱,只剩下自己一身衣服。
    好在系统并不是摆设,祁杳尘过得挺滋润。
    南方忽发涝灾,难民纷纷北上,于是官府开始查人,祁杳尘才发现,自己好像是个黑户。
    幸好他无意中救下的小美人帮了他。
    起初祁杳尘觉得,小孩挺可爱。
    后来。
    祁杳尘:可爱…想……。
    最后他们真的XX了,还有了小宝宝。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杳尘,肖雨 ┃ 配角: ┃ 其它:
      村长还想说什么,车厢的门帘忽然动了一下,一只修长的手从里面探出来,然后一位锦衣华服的公子走了出来,这就是肖子轩,他听外面辩驳许久,只觉得强词夺理。
      “村长,我这位小兄弟来村子不久,不知何事得罪了你们,上百人只逼着他一个人?”
      村长看他衣冠华贵,暗道不好,不过还是强撑着道,“这位公子不知,我们村子里穷,所以每月都会寻一些人上山打猎,但上次有人被咬了,而祁小子知道狼在哪里,他这样隐瞒,似乎大为不妥。”
      肖子轩冷笑了一声,“你既说每月都有人上山,那山上有狼他们该是知道的,只怪他们不小心,和我家兄弟有何干系?”
      立时有人开口,“他是妖怪,说不定是那些狼受了他的指使,才咬了二山叔。”
      “是啊,这位公子,以前村子里的人上山都未出过事,他来了才有人被咬,且他第二日上山却没事,这些不得不让人怀疑。”又一个人道。
      肖子轩顿了一下,才说,“生老病死,都由天定,这世间哪里来的妖怪。”
      “他就是妖怪。”
      祁杳尘现在不耐烦到了极点,“你们也请道士降过我,结果如何?你们应该没忘。且说到这里,你们欠我的二十两银子何时还?”
      众人顿时哑然,面色晦暗不明。


    第20章 反转(一)
      有些刚才还叫嚷得厉害的人,一下子没了声音,祁杳尘重新上马车坐好,才道:“你们若是想继续这样胡搅蛮缠下去,我们大可以请官府来查,山上有狼,想必官府也会放些心力。”
      那些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但也没有心情继续挡着他们,马车重新往镇子上行去。
      说是诗词会,其实规模也不见得有多大,只在镇上最大的酒楼——茗香楼里包圆了二楼,他们到时已有几个年轻公子围坐在一起交谈。
      都是从肖雨学堂里结业的,县试将近,也是个由头将各人聚在一起,放松心情的同时也和他人比较一下,起个激励的作用。
      这里小哥儿也能考科举,但是无法做官,祁杳尘觉得,这已经很好了,至少认了字。
      他们这些不参与诗词赋的人,只能得个在一楼旁观的位置。
      未时刚到,一道威严醇厚的声音从二楼传来,身着儒衫的夫子站在栏杆处,朗声读道:“今有幸考教各位学子学业,老夫现将规矩道来。”
      “凡参与诗会者街,皆得曾夫子墨宝一张,白银一两,并茗香楼十日吃住资格。”
      “各学生当以所出题作诗词一首,由其余学子评判,胜者分为甲等一、二、三,乙等一、二;甲等一得历年考卷一份,白银十两;甲等二白银减五两,甲等三只考卷一份。乙等一、二,各得白银十两、五两。”
      念完宣纸上的字,老夫子背手而立,“现诗会开始。”
      还不等那些参与的公子哥儿说话,夫子就抛出问题,“梅自古象征文人傲骨,现以梅为题,请各位作答。”
      因为是即兴而发,所以并未准备纸笔,众人只能在脑海里深思熟虑,所以起初二楼一片宁静。
      “傲雪凌霜坚作骨,浅香萧色雪为妆。”[1]
      最先出声的是一位青衣男子,眉目清秀,身姿挺拔,他刚吟完,周围就一片叫好声,“兄台此句甚妙,先言明梅之气度,再言其色味,又暗喻其淡泊的特质,妙哉!”
      青衣公子微微一笑,“兄台过誉了。”
      又有人跃跃欲试,“兄台如此出色,我们也不好落了下风,且听我这句,‘自是风雪无人知,隐来暗香众里寻。’”
      这句就显得稍为逊色,但大家图个痛快,都一一将自己的诗作奉上,隐隐之中一股暗流涌动,却又不会过分。
      接下来他们又作了关于兰花、竹之类的诗句,祁杳尘只听了大概,虽然比不上他以前学过的,但也十分出彩,不过小公子的一句诗,他记得十分清楚,“难觅梦里知音客,却道眼前心上人。”
      初时听到这句诗,祁杳尘愣了一下,然后在肖子轩暗自无奈的眼神里笑得开怀,他的小公子到底是要给他多少惊喜。
      最后由夫子评出了胜者,其他人都高高兴兴祝贺,也不乏不愤之人,但也都在其他人开怀的笑里平复了心情。
      结束时已经到了酉时,很多家远一些的就歇在了茗香楼,祁杳尘他们在酒楼里吃过就分开了,肖雨还想邀他到肖府去,最后在肖子轩和乔宁远揶揄的目光里红着脸歇了心思。
      而薛辞早早就回去了,薛府的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恐怕知道了,还会又再惹出事端。
      祁杳尘到家的时候已经子时,怕白日里他不在家里又出什么事,索性将院子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于是回屋进了系统。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