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灵异悬疑 > 灵异鬼怪 > 苗疆道事
苗疆道事

苗疆道事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2.97 M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9-09-28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百年前的今天大拿尽出,群星闪耀,一时间风起云涌;
    百年后的当下天地大劫,众神陨落,叹天下几人能活?
    一百年前是李道子、屈阳和洛十八的时代,一百年后,左道一出,天下谁能与之争锋?而在这百年之间,却是翻天覆地的年代,这里面有着什么人,在演绎着何等的慷慨悲歌呢?
    我书写的不是陈二蛋的个人传记,而是一个时代,以及身处于这个大时代之中,那些一代宗师的故事。
    苗疆巫蛊、九尾白狐、走阴遁体、转世重修、转战万里、黄山龙蟒、百鬼夜行……黑手双城和他的七个小伙伴,将为你娓娓叙述,陈老魔到底是怎么炼成的!
      这话说得就好像要打人了,不过待瞧见我们这三个人,特别是一脸凶相的张大明白,作为读书人的他终究没有动手,而是将门让开,转身离去。
      罗波一走,我便瞧见门后走来一个精致漂亮的女孩子上前来,对罗波娇嗔道:“哥,你看你,人家来的都是客人,你怎么能这么不礼貌呢?”说完这话,她又走到门口来,看到我,开朗地说道:“大师兄吧,我是罗澜,老听淡定说起你,不过你太忙,一直没时间见面。来,来,快进来吧,不用换鞋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这女孩子性格开朗活泼,跟徐淡定这个闷罐子的性格蛮有互补性的,回头看了徐淡定一眼,发现两人眉来眼去的,倒是蛮有情义。
      进了屋子,才发现罗澜的家里人都在,父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气氛如冰窟,还有一个少妇抱着孩子在走道那儿朝我们看来,一脸好奇。按理说罗澜的父亲此刻应该在驻外大使馆,而她母亲也是日理万机,是凑不到一起来的,不过自家宝贝女儿这般草率结婚,哪有不心急如焚的道理,匆匆忙忙赶回来,自然也是一肚子的气,我看那两位家长的脸色冰冷,心中咯噔一下,便晓得此番行程,估计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容易。
      哎呀,徐淡定啊徐淡定,你平日里头脑蛮清醒的,咋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了?
      难道说,那事儿,就这么有吸引力么?
      呸、呸!


    第四十八章 自辩白,老子为何有资格
      “罗参赞,赵司长,敝姓陈,陈志程,目前在国家宗教事务局二司行动事物处任职,是淡定的兄长,也是他领导。我也是刚刚知道此事,特地赶过来拜见两位,来得略迟,还望见谅。”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此番前来,代表的是徐淡定的长辈,所以当我将礼物放下,然后正正经经地跟罗澜父母寒暄的时候,两人倒也能够维持表面上的礼数,与我握手之后,冷冷地让我坐下,也没有立即拿着笤帚将我们给撵走。
      我刚刚坐下,拿眼睛瞥了徐淡定一眼,他立刻明白过来,走上前,将在大包小包的礼物给递上来,这里面有普通的烟酒,也有给家中各位买的衣物围巾之类的礼物,完了之后,徐淡定还郑重其事地将装着李道子出品护身玉佩的礼品盒给放在了茶几上面,这才毕恭毕敬地站回了我的身后去。
      瞧见徐淡定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不由得笑了,故作轻松地挥挥手道:“唉,淡定,这是小澜的家,也是你的家。轻松一点,不要弄得好像我们过来谈判的一样,好么?”
      罗澜也笑着想要过来打圆场,这时罗澜的母亲终于忍不住了,皱了一下眉头,不咸不淡地说道:“陈处长,来者是客,这我和老罗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我想提醒你一下,罗澜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但是你这一位弟弟却不是——事实上,至今为止,我也仅仅才见过你弟弟三次,从哪方面来讲,都不可能是一家人,你说对吧?”
      我没有纠正罗澜母亲把我当作行动处处长的误会,事实上作为特勤一组的组长,我挂的是行动处副处长的官职,而这也是上个月立功之后方才晋升的。人际交往便是这样,正如罗澜母亲也仅仅只是副司长,而我却忽略了那个前缀一样。
      我心平气和地说道:“赵司长,事情是这样的,我也是刚晓得,罗澜和淡定两个,他们已经领证了……”
      我这句叙述顿时就将有着强大气场的罗澜母亲给激怒了,作为如此重要部门的领导人物,她平日里自有一股官威,那是她所处的岗位给她带来的气度,在被彻底惹火了之后,她猛然站起身来,冲着我大声喊道:“是,他们是领证了,这就是你和那小子可以在这里趾高气扬的理由么?你觉得我们会和一个拐走我含辛茹苦二十年养育女儿的贼妥协么?如果你觉得是,那么我想告诉你,不可能!我和孩子她爸,永远都不会同意的!”
      我被喷了一脸唾沫,郁闷得要死,不过嘴上却还是劝解道:“赵司长,您别激动,我们是很有诚意的……”
      “诚意?什么叫做诚意?”
      我越是劝解,罗澜母亲便越是像一头护崽的母老虎一般,指着徐淡定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所谓的诚意,就是完全不在乎我们为人父母的感受,也不会在乎我们的任何意见,将我女儿给哄骗得五迷三愣,让她偷偷拿走户口簿,去登记结婚了,然后在回来告诉我们,说你看,生米煮成熟饭了,认栽吧?而你最后带来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这……”
      她将茶几上面的三个盒子猛然打开,将里面三块秋葵黄的玉佩给骤然掀倒,指着它们说道:“拿这些玩意过来表现你的诚意,告诉我,行了,事实如此,你爱认不认吧,对么?我想问,他有什么资格来娶我女儿?”
      我眯着眼睛,瞧着茶几上面那三块玉佩不说话。这三块玉佩的材质是秋葵阗玉,极为罕见之物,估计也是茅山藏品,价值罕有,不过这材质只是一部分,它真正值钱的还在于那雕工和上面篆刻炼制的符文,三块玉佩分别为餮纹、龙纹、虎头,上面有天下第一符王李道子亲力篆刻,绝对的驱鬼神器,佩戴齐身,不但百邪莫近,而且还能静心平气,益寿延年。
      这样的好东西,得亏徐淡定是茅山后裔,家藏丰富,而他能够拿了出来,也足以证明他对罗澜的爱意满满。
      相比于罗澜母亲的愤怒,她父亲倒是沉稳许多,一边拉住自己的妻子落座,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小陈,不是我们这些当家长的迂腐,过于干预子女的感情和婚姻生活,只不过这孩子都是父母身上掉下来的肉,如果你为人父母,应该也能够体会得到的。两个人的结合,那得看你们有没有能力给予对方幸福,而这幸福不但是精神上的,也得需要一些基本的物质条件做支撑,罗澜从小娇生惯养,让她出去受苦,我们自然不愿……咦,这是什么玉?”
      他父亲倒是一个识货的人,话说到一半,瞧见了被妻子打翻开来的礼盒,瞧见了那几块黄色莹光,顿时就给打了岔,低头看去。
      徐淡定躬身说道:“这是我师叔祖亲手炼制的茅山玉佩,能够驱邪避祸,福寿绵延……”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