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纯爱耽美 > 山云间
山云间

山云间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405.51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9-10-07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八口小锅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停车场指路 @不是锅是白白啊
    温柔宠妻攻(陈云旗) x 羞涩美人受(三三)
    是一个关于爱和成长、人性和社会的朴实故事,酸酸甜甜有笑有泪,温馨剧情向。
    ·
    最亲的外公去世,失散多年的老爹是个酒鬼,相识二十年的好朋友突然表白...生活乱套了,丧得只想远离
    金刚芭比网友在线支招:上山来支教!
    ·
    上山前的陈云旗:我不是gay我不是gay我真的不是gay
    我是君子,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要扶贫帮困,我要仗义执言
    我为人师表,要传道,授业,解惑也
    ·
    上山后的陈云旗:人生真美好
    山里饭好香
    三三真可爱
    我好爱三三
    我要把三三带回家,传道,授业,解带宽衣也

    指南:①超甜x微虐x诱受
    ②算是师生恋
      三三还要求去看一次电影,他知道县城有一家很小的电影院。陈云旗对他提的各种小要求都尽数应允。
      唐俞韬和李辉过年都要回家,问起陈云旗的打算,他却说没想好。他已经好些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不习惯节日里热络的气氛,更不想面对一大家子人对他学习和生活的关切。犹豫了很久最终他决定留在山里过年,除了不想回家,还有些放心不下黄业林和黄小丫,再就是三三想留他在家吃年夜饭,他舍不得拒绝,也舍不得跟三三分开。
      前些天他妈妈来过电话,没有一开口就质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倒先主动提起他上次说的资助贫困学生的事。陈云旗说过了年就可以落实,并把赞助需要的费用明细都说给她听,妈妈当即表示没问题,还告诉他自己的很多朋友也愿意参与资助,让陈云旗尽管从中安排便是。
      陈云旗谢过她后,也主动开口提起过年的事。妈妈听闻他的决定虽然很不满,却也没再多说什么。陈云旗挂了电话后又给外婆打过去,听着外婆嘘寒问暖的话语内心愧疚不已。他告诉外婆今年还是不能回去过年,叫她多保重身体。外婆在电话那边连说理解年轻人忙,春节期间交通又拥挤,家远来回太辛苦,她挺好的,叫陈云旗不要牵挂。
      陈云旗一边应着,一边暗下决心,离开山里以后无论如何也要回去看看外婆,或者把她接来与自己一起生活,替外公守着她陪着她。
      未来的日子里,她还在,三三在,陈云旗想想就觉得再也无所畏惧。


    第二十七章 小羊
      天云村最近有喜事,三组的哑巴娶媳妇了。
      新媳妇是从二组嫁过来的,刚满二十岁的大姑娘。据说姑娘家原本还没打算嫁女儿,也不知道两人是什么时候好上的。谁都没料到平日里憨厚老实的哑巴竟然暗度陈仓,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生米煮成了熟饭。哑巴爹妈赶紧上门赔罪又提亲,嘴上把哑巴骂得猪狗不如,心里却乐开了花,关起来门来直夸儿子有本事。
      这天下午放学后,陈云旗、唐俞韬和李辉应邀去哑巴家吃饭。他家两个男人都不会说话,新媳妇又刚有身孕还不稳定,所以没有大办喜酒,只是简单的摆了几桌饭菜请乡里乡亲去热闹热闹。那天老师们都在上课没去成,今天便是去补份礼。
      去哑巴家的路上正巧遇到哑巴放羊回来,几人便比比划划有说有笑地一起往家走。唐俞韬和李辉欺负哑巴人老实又不会说话,一个劲儿地新婚之事调侃他,陈云旗走在一旁看着哑巴憋红了脸又拿他们没办法的样子,无奈地想劝那两人适可而止,却忽然听见身后似乎有羊叫声。
      声音短促又微弱,他回过头张望却什么都没看见,心里正感到疑惑,李辉突然指着他脚下叫起来:“咦?你脚边那是什么!?”
      陈云旗一低头,自己脚边不知什么时候跟来了一只小羊。
      那小羊一看便知是才出生不久,站都站不稳,正歪歪斜斜地靠着陈云旗的脚踝“咩咩”地叫。
      陈云旗蹲下来摸了摸小羊的头,望望四周也没见到母羊的影子,于是伸手把小羊抱了起来。小羊被他一抱似乎有了安全感,温顺地趴在陈云旗臂弯里不再叫了。
      哑巴像是认得这小羊,在一旁“嗯嗯啊啊”地指着它跟唐俞韬比划,可他说的是什么谁也弄不明白,只大概猜出好像是让陈云旗不要抱。
      陈云旗心想这小羊怕不是走丢了,扔在这半路怪可怜的,于是对哑巴说:“这羊太小了,放在外面可能会冻死,不如问问是谁家丢的,给人家送回去吧。”
      哑巴也比划不明白,只好放弃劝说。陈云旗解开外衣扣子把小羊裹在怀里带去了哑巴家,一进院子,哑巴妈从屋里迎出来,瞧见陈云旗怀里的小羊,十分好奇地问:“陈老师,你这是哪来的小羊娃子啊?”
      陈云旗说:“半路捡的,不知道是不是走丢了,怪可怜的。”
      哑巴又来对她比划了几下,她便看明白了。进了屋,她告诉陈云旗这小羊可能是隔壁人家的。今早才听说他家母羊生了小羊,只是刚生完那母羊就死了。
      初生的小羊如果没有母亲的照顾和哺喂,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小。农村有种说法,凡是初生七天内夭折的,人不能立坟,畜不能吃肉,都得扔下山崖去。那家人见母羊没了,小羊定是过不了,索性就扔在了外面任由它自生自灭,谁知这小羊生命力如此顽强,外面这么冷的天气竟硬是挺着没断气,一见有路过的人或动物就踉踉跄跄跟上去,最终也只有陈云旗为它停下了脚步。
      陈云旗听了心里有点难受。白色的小羊垂着两只粉嫩软绵的长耳朵在怀里蜷成一团,看着也就他巴掌大小。因为刚出生时全身还黏着母羊的体液就被扔在地上,又没有母羊的舔舐,眼下细软的白色胎毛已经脏的不像样子,一撮撮打着卷儿沾满了泥。
      刚捡到它时它冷得抖成了筛子,陈云旗抱着它坐在火塘边取暖,小羊暖和过来了,舒服地眯着眼睛,肚皮一起一伏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哑巴媳妇肚子还没显怀,正在婆婆的指挥下忙着做饭。哑巴妈嫌她手脚慢,一边抽着烟一边数落她。新媳妇一脸委屈,哑巴见到不愿意了,急得直对他妈瞪眼睛,气得老太太不住哀叹他是有了媳妇便忘了娘。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