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纯爱耽美 > 我做丞相那些年
我做丞相那些年

我做丞相那些年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87.24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7-09-13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後睐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温承只想花花钱,浪浪浪,再找个大猛攻和和谐谐一辈子,没想到赶鸭子上架做了丞相,从此过上了仗势欺人、蛮不讲理、恶贯满盈…水深火热的生活。

    十三年呕心沥血,小半生累死累活,富贵歌楼舞榭,凄凉废冢荒台,终化作那人一袭白衣轻舟江上。
    江上,风景好…温承衣衫半解,脚腕勾了勾,“快点。”
    某人一言不发俯身猛干。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1v1,凶狠军爷攻×狡黠丞相受
      “当然喜欢,从前很少见到的。”清明却认真道。

      温承顿住脚步:“为何?”

      “我们是密卫啊,只能跟着主子,站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清明随口道,眼睛看见旁边卖小玩意的,兴冲冲便要去看,温承笑道:“去看吧。”

      清明伸出双手捧在胸前:“我没钱。”

      温承一笑,伸手在钱袋子里伸手摸出两块碎银子,清明接过便跳着去了,温承笑着摇了摇头。清明是皇城司的人,虽然暂时跟在温承身边,可是一旦陛下亲政,便要回到陛下身边,温承也没法子让清明能一直像寻常的小孩子一样,只能暂时给他快乐了。

      温承未到沁远阁,便见左钊气冲冲地走了过来,左钊一看见温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时顿住了,一腔怒气全部被这身海棠花给塞进去了。

      “温相!下官要参庆王教子不严,纵子行凶!”左钊执礼道。

      温承眯眼笑着道:“左大人莫急,今日沐修,有话明日再说,走走,咱们去喝茶。”

      左钊“哼”的一声甩开温承喝道:“温相!这不是小事,人命关天,庆王世子草菅人命,折辱学子,这般大逆不道天理不容的行为,谁能忍?御史台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此等恶人!”左钊说着气冲冲走了,温承一点也没气,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有御史台在,我看你刑部能稳多久?庆王又能挨多久?

      清明手中抱着一袋炒栗子走了过来,满嘴塞得都是栗子:“左大人脾气好爆。”

      温承仍眯眼笑着:“可不是嘛,想当年喻含璋尚是新科状元,上朝的时候擦了个香粉,便被他参了一本,气的喻含璋直接撂下官职去边关投靠段长庚去了。”温承顿了一下又道:“也就只有左钊敢在这个时候参庆王。”

      清明吃东西没搭理温承。

      温承揉了揉清明的头道:“走吧,带你去见一个厉害的人。”

      “谁?”清明一听厉害的人,登时来了兴趣,温承笑着道:“京城第一捕快,李笑倩!”

      “没听说过。”清明道。

      温承笑着道:“那你听说过镇国公府吗?”

      “听说过啊,镇国公娶了八个老婆,生了十个儿子,鸡飞狗跳的。”清明道,温承指着清明的鼻尖笑着道:“你个小东西,哪里知道的这乱七八遭的东西?”

      “我以前有个师兄在镇国公府查探,回来跟我们说的。”清明道。

      温承“噗嗤”一笑:“没想到你们还挺八卦的,这话倒是实话,李笑倩就是镇国公的第八个老婆生的第十个儿子,我从前闯荡江湖的时候,承蒙他出手相救。”

      “他以前是江湖人?”清明对江湖一直心生向往,一听李笑倩是江湖人,登时来了兴趣,温承道:“狂剑李笑倩就是他。”

      “狂剑!”清明惊叫道,连手中的吃食也忘了。

      狂剑李笑倩,江湖排名第三的高手,哪个习武的人不知道?

      温承摆摆手道:“别激动别激动,如今他就是个捕快,官职还没你高,好了,京兆衙门已经到了。”温承指着京兆衙门的大门道,清明一到这样的场合,登时抱着栗子退到了温承的身后,温承吊儿郎当地走到京兆衙门的侍卫旁边打问道:“这位大哥,李笑倩在不?”

      看门的捕快也是个利落人:“在,我去给您找我们头儿!”

      李笑倩出身高门,大家都晓得,一看此人穿的锦绣衣袍,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都心下有数,指不定又是哪家的少爷来寻人,还是莫要得罪的好。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了几声咳嗽,李笑倩捂着口鼻出来了,一看见温承就马上执礼揶揄道:“这不是温相吗,怎么有空来这里找小的了?”

      李笑倩做惯了江湖浪子,回到京城还多有不适,旁人的官服穿的整整齐齐,他的腰带半搭着,帽子也歪歪扭扭,紧身的武服让他看起来愈发清瘦,别人怕冷,可是他有内力,大冬天也穿的十分单薄。

      清明“唰”的一下子跳了前去,站在李笑倩的面前还不及李笑倩的下巴高:“你是狂剑李笑倩!你的剑呢?”

      “在这呢。”李笑倩掀起外衫,露出挂在腰间的短剑,又向温承笑着道:“哪来这么个孩子,莫不是你祸害人家小孩子吧?”

      “怎么会!”温承白了李笑倩一眼道,“走吧,请你喝酒,你跟我说说庆王世子那案子是怎么回事。”李笑倩“哎”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还说,上次跟你在百花坊夜宿,第二天就接到了圣旨,简直晦气!”温承埋怨道。

      李笑倩道:“什么晦气,都是瞎说,这可是升官发财的大好事。”

      “你少在这说风凉话,要不是这什么圣旨,我早就找个美少年回家过日子去了,没事搂着喝喝酒,亲亲嘴,多好。”温承说话间领着李笑倩和清明到了百花坊,到了以前常去的包厢,百花坊的妈妈一看见温承来了,“哎呦”一声道:“这不是温少爷吗,今日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温承解下钱袋子扔给妈妈道:“好酒好菜上,钱不够了先记下。”

      “哎,好。”

      温承常来此处还有一个原因这这家的厨子做的特别好,就是天香楼都比不上。

      一直到包间,温承才看见清明一脸不高兴跟在身后,他捏了捏清明的脸哄道:“等我们吃完了就让你们打好不好?”

      清明眼中登时亮了,连连点头道:“好!”又去看李笑倩的脸,李笑倩道:“输了不许哭!”

      温承:……

      清明却连连点头道:“好!”

      温承打发清明去一边吃东西,自己却与李笑倩说了起来:“笑倩,你与我说说这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笑倩这会儿也不拿温承说笑了,坐近喝了一口酒,从腰间拿出他的剑抱在怀里道:“也就是那么些腌臜事,庆王的世子在国子监念书,成天不知上进,走马遛狗的。明年开春不是太学与国子监的两院论学嘛,国子监自从徐青走后就是蔡骏一人做主,他巴结庆王派庆王世子段晋华去跟太学交涉,结果这段晋华瞅上了太学的陶元,可不就出事了么。”

      “我听姚梓钧说,曾私了过?”温承问道。

      “不过是仗势欺人罢了,哪里是私了,庆王世子往人家头上砸了一把银票,那些读书人都受得了这个,气的陶元当场就吐了血,将段晋华一顿好骂,段晋华也咽不下这口气,当晚就将这陶元悄悄掳到了自己的别院,次晨天没亮,陶元就撞死在了太学的门口。”李笑倩说着已经怒色满面,他恨恨道,“这案子要是不能公断,我就去庆王府割了这混账的头!”

      温承拍拍李笑倩的肩膀道:“要是不能公断,我就用天子剑割了自己的头,你且先不要急,将案件的证据保护好,等我转圜,没有我的命令,死守证据不能放手,知道了没?”

      “好!”李笑倩将酒一口饮尽。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