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历史军事 > 两晋隋唐 > 定居唐朝
定居唐朝

定居唐朝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1.27 M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7-10-01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半堕落的恶魔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这是一个现代青年穿越初唐,扎根大唐,努力求存的故事。
    公元622年,大唐武德五年,唐高祖李渊在位,未来威震四方的大唐刚刚建立,风雨飘摇。
    薛朗,一个现代青年穿越到此时的唐朝,生存是个大问题!
    从孤身一人到安居乐业,这是一个男人的励志史。
    PS:想看王霸之气一发,古人五体投地拜服的基本可以止步,生活从来都不容易,不管在哪里,能做的只是努力。本文主生活流。
      想来应该是一群小毛头儿!

      薛朗一笑,道:“想来我们真是年纪大了,吃饭喝酒都没隔壁活泼了!人真的当服老!”

      这话说的!大家年纪都差不多,自是能明白薛朗话里的幽默,齐声轰然一笑。笑完了,薛朗才道:“部曲自是需要的,只是,没有合适的人选。”

      薛朗一个外来户,又是文官,如今有了爵位,想招募部曲,一时间也无从下手。孙昌道:“殿下军中,曾有那孤家寡人者,家中无有亲属,只孤身一人从军,如若薛咨议有意,可招募这些人来。如若是薛咨议,想来殿下也不会介意。”

      薛朗点点头,举杯道:“多谢孙护卫指点,请!”

      “多谢薛咨议!”

      孙昌为人倒也爽快,薛朗举杯,就直爽的端起酒杯,一干而尽。

      众人一起,说说话,喝喝酒,因地位差距,护卫们虽然不敢放肆,但薛朗为人和蔼诚恳,到也算是宾主尽欢。

      吃吃喝喝的,虽然没隔壁奔放,但大家都觉得感觉不错,或低声叙话,或行个酒令,拼个酒什么的,江临约着孙昌一起,正与薛朗拼酒——

      “哗啦!”

      刚端起酒杯,雅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看还没收回的脚,用的竟然不是手:“爷不过是更衣一下,谁把门给关了?”

      ------------


      第173章 超级大“炸弹”

      薛朗凝目细看,是个脸喝得通红的醉鬼,看着细皮嫩肉的,嘴边还一圈绒毛,脸如敷粉,双眼迷蒙。还是个少年郎,最多不超过十八岁。

      “这位郎君,你只怕是走错了。”

      薛朗没说话,端着酒,慢慢的小酌。坐在最后一桌的高珏玉和声提醒道。

      “唔走错了?”

      少年后退两步,抬头看雅间上的标识——

      这家食肆的雅间,并没有挂字匾,而是在房门上刻着花卉以辨别。薛朗他们订的是水仙,左边隔壁是兰花,右边是梅花。不知这少年是哪一边的?

      少年醉眼迷蒙的看一眼,重又进来:“没有错,确是兰厅。尔等放肆,此乃小爷我的雅间,竟然强占?人呢?来呀,给我把人打出去!”

      “喏!”

      一声应喏,从少年身后冲出四个醉猫似的,做家丁打扮的杂役来。薛朗和江临都没动,只坐在最外面的高珏玉和冷耘两人,一人一手捉住一个,轻而易举就把四个醉猫抓住,毫不费吹灰之力。

      “五郎,五郎,你走错了!那是水仙厅,不是兰厅,兰厅还需再过去一间。”

      刚把人擒住,一把少年的声音,急急的说道,脚步声急促,由远而近。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冲了进来,一眼就看见被擒住的少年,连忙弯腰作揖行礼:“两位壮士,我之友人已然酒醉,如有失礼之处,请壮士高抬贵手,放他一马,我这里给二位壮士赔罪了!”

      薛朗这才开口:“罢了,阿高,阿冷,不用跟一个醉鬼计较,放了他罢。,免费”

      “喏!”

      高珏玉和冷耘放开人,直接把醉鬼少年交予后来的少年。

      “汪汪!”

      恰在这时,豆浆叫了一声,舔舔嘴巴,眼巴巴的望着薛朗。薛朗笑起来:“豆浆,你这是还没吃饱?”

      “汪呜!”

      叫得好委屈、好可怜,还把狗头靠到薛朗身上,轻轻蹭着撒娇——

      豆浆想来是怀孕了,吃了一只鸡居然还觉得不够,委委屈屈的跟主人要食物。

      薛朗笑起来,摸摸它头:“好好,再来只羊蹄可好?”

      “汪汪!”

      豆浆的尾巴,立即摇摆起来,当然,不会像包子高兴时候那么欢快,频率没那么高,只是摆动的幅度大些,摆动的速度却慢。

      薛朗笑着摸摸它头,扭头吩咐喊人:“阿高,劳烦你叫小二哥儿来,再给我家豆浆加只羊蹄。”

      豆浆歪着头,很淑女的蹲坐着——

      明明都是母狗,明明都是蹲坐。豆浆蹲坐看着既秀美又淑女。而包子即便同样的姿势蹲坐,给人的感觉也是十分活泼,好像随时想要起来,一刻也坐不住似的。

      后进来的少年,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薛朗,大着胆子,语气恭敬地询问:“敢问座上可是新晋的长平郡公?”

      薛朗笑着点点头,问道:“小郎君是从狗儿身上看出我的身份的?”

      少年有礼的道;‘正是。见过薛郡公。“

      薛朗正待让少年免礼,那酒醉的少年,明显也不是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也或许这会儿酒醒了些,伸手指着薛朗道:“拥有四只似狼般之犬只,又生的仪表堂堂美姿容啊,你是那个新晋升的长平郡公薛朗?那个不留京城做官享福,反而要去军中受苦的傻郡公?”

      “五郎!”

      “你说什么?”

      少年的大声喝止与薛朗的问话,几乎同时而起。

      薛朗满脸的震惊——

      军?! 军中?!这是什么意思?这个说的难道是平阳公主?可是,平阳公主是有驸马的,她的驸马叫柴绍,军功赫赫,在武德初年就因功封为国公,时任右骁卫大将军,将来还会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所以,这小子是在说谁?

      “你说谁是?”

      薛朗又追问了一句,忙不得管少年对他的失礼之处。醉酒少年哈哈笑道:“还能是谁?自然是郡公呜呜呜!”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