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历史军事 > 两晋隋唐 > 盛唐风月
盛唐风月

盛唐风月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3.84 M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9-08-15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府天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
    开元四年,大唐帝国如日中天,京兆长安恰是当时世界最繁华的都市,没有之一。姚崇、宋璟、李白、王维、张旭、吴道子、颜真卿、公孙大娘、裴旻、郭子仪……当此一时,盛唐的天空群星璀璨。
    生逢盛世,作为一介江郎才尽泯然众人矣的神童,杜士仪担心的不是天下大势,而是如何在这第二次人生中活得更精彩。盛唐风月,有的是雄风傲骨,有的是自信从容,有的是出将入相,有的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八年笔耕,九部作品,继《朱门风流》、《奸臣》、《冠盖满京华》、《富贵荣华》之后,2013府天新作《盛唐风月》,带你领略一个真正的盛世大唐!
      横竖有人盯着他,索性他就先去过了明路!
      成都尉王铭辞官离任后,就一刻不停直接回长安候选去了,而新任县尉没来上任,主簿桂无咎少不得也分担了些县尉的职责。时至年关,如今停了公廨本钱,以缴纳的户税来充当俸钱,成都作为富庶的畿县,这户税供给俸禄自然绰绰有余,不但如此,明日就是年三十,杜士仪这个县令还特意自掏腰包,定了城中赫赫有名的蜀香楼席面,作为对于上上下下的犒赏,这也让临过年却还在县廨中忙碌的属官胥吏和差役们更有了劲头。于是,当白掌柜投帖拜见,先是武志明接见,继而又亲自引到了杜士仪那里之后,不消多时,县廨上下就都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无论明年官府以多少价钱收彭海等人茶园的茶叶,无论出产有多少,茶市上那家云山茶行,都愿意以收入价再加三成全都吃下来,此番前来,便是预付了五百贯定金。而杜士仪随即允诺,会在明天派发县廨差役书吏今年最后一季的赏钱,根据称职尽力与否,赏钱不等。明年将以三个月为一季考核县廨书吏差役,分上中下三等另行派赏!


    第419章 胡萝卜加大棒
      从前各家官府全都依照旧例放公廨本钱的时候,县廨的差役也好,胥吏也好,都是捉钱人奉承的对象。须知县令也好,县丞主簿县尉也罢,全都是吏部选出来的,少有真正明白下头那些勾当,还不是任由这些人从中串联?这些过手的好处,远胜过他们一年的辛苦钱。可现如今这一项被天子大笔一挥直接给蠲免了,除却少数偏远州县还是沿袭旧制,胆大妄为地继续放着这官营高利贷,大多数州县因宇文融廉察天下的势头,无不止了这一项。
      因而,腊月三十这天一大早,当一个个差役和胥吏们站在院子里,三三两两议论着这年末赏钱的时候,无不心底兴奋。这五百贯定金固然出自商贾,可也是杜士仪在处理前头那桩案子的时候,斗智斗勇得来的,别说划拉到县廨的小金库中以备不时之需,就是自己心安理得地享受了,谁也不能说一个字。于是,几个老成的令史彼此交换过意见之后,全都得出了一个比较稳妥的数字。
      “之前为明公鞍前马后尽心竭力的,约摸能得个两三贯;做事平平的,约摸也就五百文。至于平素不尽心的,不吃挂落就很不错了,哪里还能有赏钱?”
      在这种猜测之中,随着明公升座的声音,众人纷纷整理了衣衫行头,鱼贯上了大堂。行礼过后分两列侍立之后,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他们便清清楚楚地看到,杜士仪身边那几个从者两两抬着一口口大箱子上来,最后竟是足有四口大箱子直接放在了大堂上。当箱盖打开时,那里头用绳子串得整整齐齐的青钱完全显露了出来,引得不少人眼睛放光呼吸急促。
      如何教化下属民众?代之以诚,处事公允,这固然重要,但杜士仪自己都不是圣人,怎么可能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别人?此刻的钱帛动人心,他看得清清楚楚,便冲着县尉武志明微微颔首。
      这位流外出身深悉下头门道的县尉展开手中卷轴,一口气念出了八个名字之后,他却是顿了一顿,随即沉声说道:“此八人办事尽心,毫无差池,因而秉承明公之命,授上赏,赏钱十贯!”
      十贯就是整整一万钱,放在民间,足足可买二十口猪!
      别人目瞪口呆,作为当事者的那八人同样又意外又惊讶。直到每个人上得前去,由从者的手中接过那一袋一袋的钱,勇武有力的直接用扛,软弱无力的直接用拖,其他人看着那一口口鼓鼓囊囊的麻布袋,吞咽唾沫的大有人在。而中赏者十五人,每人却只五贯钱,下赏者最多,统共二十三人,每人只两贯钱。等到领赏的全都站到了左边,右边只剩下最后那四个孤零零的一文钱都没落到手的,他们看着同伴们面前的口袋,那羡慕嫉妒恨就别提了。
      然而,这还远远没有结束。杜士仪一改刚刚勉励其他人用心时的和颜悦色,却是沉下脸道:“别人有上中下三等赏,至少今年这最后一季,多多少少在县廨之中踏踏实实做过事情。唯有尔等四人,滑胥偷懒,贪得无厌,更有甚者还收受苦主的钱,盘剥街市!有赏无罚,谈不上公允,来人,将这四人立时除名,照受财为人请求,豪强乞索这两条律令,立时下监,年后审结!”
      尽管这四个一文钱都没落到手的,是成都县廨有名的老油子,也是街市上让人痛恨的恶霸,可从前一任任县廨长官属官,少有人会把心思放在他们身上,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受财为人请求是有,可顶多不会超过一贯钱,豪强乞索固然也有,可不过是三天两头一只鸡两块肉,哪个百姓真会为此告到官府?可谁能想到,杜士仪竟然不但洞察分明,而且还这么大张旗鼓地管了!
      “明公,冤枉啊!”
      其中一个酒糟鼻子的差役刚刚这么叫嚷了一声,就只听砰地一声惊堂木骤然拍响。一时间,走神的人回过神,想求情的人缩了回去,至于还有想喊冤的,也被这一下给惊得闭上了嘴。见大堂中一时间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杜士仪方才站起身来,背着手来到了那四个被人架住的家伙面前。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