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现代言情 > 我是若小安(出版书1-4)
我是若小安(出版书1-4)

我是若小安(出版书1-4)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913.65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6-11-28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唯公子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我是若小安》共分四本,是现实主义拜金小说。
    一个小姐出身的传奇美女,一段隐匿江湖的真实故事。
    在这个“金钱为尊、赢者通吃”的年代,一个女人要想爬到食物链顶部,有几条路?
    从杭州到深圳、上海,最终抵达首都北京,这个叫若小安的漂亮女人,在强大的利益格局里,她选择男人,贩卖欲望。
    若小安那一套原始,甚至令人难堪,但往往行得通。
    若小安常说:丢了性感的女人,只能任由粗俗宰割。
    命运不是风来回吹,命运是大地,走到哪里你都在命中。有些男人的命运就是:
    成也若小安,败也若小安。
    最终,商人被抓、高官落马,只有她平安无事,带着从他们身上“搜刮”的财富,“逍遥法外”。若小安凭什么能一路赢到底?!
     其实,不能这么看。若小安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匹诺曹一说谎,鼻子就会变长,这个隐喻说明,人们一直相信,外表会因为内心的想法而起变化。即使皱纹可以人工抚平,但眉梢眼角流露出来的东西,藏也藏不住,那就是心声,有时是呐喊,有时是呻吟。

      此刻,旁边呆呆看了她一分钟的姚丹枫,忽然惊呼:“子衿?叶子衿!”

      若小安晃了晃神,尽管已做好了足够的准备,但还是被这个许久没人提起的名字,戳了一下。

      变了,都变了。

      她暗暗取笑自己居然在这一刻投入感情,但脸上的恍惚因足够真实,而使得接踵而至的惊喜表情,也让人信服。

      “丹丹!”若小安又惊又喜,表演精彩,“天呐!我们到底有多久没见了?”

      姚丹枫很开心,似乎时间真的是解毒剂,让人忘记她曾泼在昔日好友身上的污言,忘记自己在得知好友被开除的消息时,竟有一丝快感——凭什么她样样比我强?出身好、样貌好、学习也好,甚至连人缘都极好……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吧?

      姚丹枫马上意识到,和好友久别重逢的地点,实际上,十分不妥。她开始感到尴尬,尤其是在得知了若小安也是此地的常客之后。若小安却表现得亲切自然,似乎她俩此刻正在庄严的博物馆里聊天,而非暧昧的红酒会馆。

      然而,姚丹枫实在有太多难以向外人道的东西。刚进大学的时候,她皮肤不够白,也不够纤细,一只裤腿等于若小安的一条紧身裙,那种自卑蚀骨入髓。她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成功拥有2尺小蛮腰,若小安却已跟帅气的狄教授同进同出,这让同样暗恋狄安阳的姚丹枫,妒恨得整宿整宿的失眠……

      如今意外重逢,她为了维持现在的身材费尽心力,而若小安甚至比从前更可人,就像一颗煮到刚刚好的水晶丸子,饱满紧致,看一眼,就知道鲜美多汁。

      对赘肉和身材不完美的仇恨从何而来?就从对若小安的嫉妒开始。姚丹枫很清楚,自己没有像样的家世,没钱没靠山,没有事业,甚至连唯一的资本:样貌,都随着时间而一点点流逝,她必须在脸上的皱纹再也藏不住之前,赶紧把自己嫁掉。

      在她眼里,百亿和一亿是一样的,但没钱是绝对不一样的。自己是独生女,追求好一点的生活,既是为了父母,也是为了将来的孩子着想,她不认为这样的择偶观就是拜金。在她看来,潜力股风险太大,所以还是走捷径更好。成功人士必然有过人之处,且大都很成熟,值得托付。让她觉得安慰的是,如今这样的价值观才是主流。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若小安看了一眼姚丹枫被弄脏的裙子,满脸诚恳地说,“穿着它很难受吧?刚好我买了条新裙子,你身材跟我差不多,试一试?”

      新裙子被郑重地抖出来,是香奈儿当季新款,剪裁简洁,售价却不菲。姚丹枫拒绝不了,她很想知道自己穿上它是不是可以跟T台上的模特一样好看,更想知道,奋斗了这么多年,自己是不是能够跟老同学不相上下了,至少身材该差不多了吧?

      姚丹枫欣喜地换上了新裙子,若小安站在她身后,看着镜子里的笑脸,暗暗佩服白头仔的功力——任何女人,只要被他看上一眼,三围尺码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若小安便按照他提供的数据,找专人对这条裙子略做了修改,此刻穿在姚丹枫身上,就跟度身定做似的。

      “领班说你今晚是特意来找阿杰的?”若小安看着镜子里的姚丹枫问。

      “你怎么会知道?”姚丹枫看着若小安,“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会认识阿杰?”问完了她又生气,恼自己无用,居然问出这样毫无意义的问题,跟废话差不多。

      果然,话一出口就被若小安将住:“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认识他呢?阿杰是这里的头牌,哪个女人不想认识他呢?”

      这句话,像枚粉红色的微型炸弹,轰得姚丹枫满脸红晕——那个晚上,他总喜欢咬她的耳朵,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痒痒的。玻璃上映着姚丹枫的身影,万分动摇的样子。若小安静静看着,嘴角一抹笑。

      姚丹枫定了定神,和若小安交换了电话号码,略显尴尬地试图转移话题:“你是一个人,还是和朋友一起来的?”

      若小安笑着说:“今天好没趣,约好一起玩的,她们却放我鸽子。你在几号房?能让我去讨杯酒喝吗?”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红酒会馆生意如此特殊,找了萧勇来当经理,负责对外接待,就是为了掩人耳目。

      姚丹枫眼神犹疑,她猜不出若小安的现状,不知她如今的关系网,和自己有多少重叠,虽然已和潘彼得约法三章,但无论多么开明的丈夫,都不会愿意自己妻子的风流韵事传得天下皆知,毕竟她现在怎么算都是个名媛了。可若小安不也是常客吗?姚丹枫不信,一个连大学毕业证都没拿到、凭空消失了好多年的“小三”,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天天来这样的地方消费——她花的还不是别人的钱?自己至少名正言顺。姚丹枫在心里暗自鼓劲。

      两个久别重逢的老友,心里揣着各自的小九九,相携走进了201号包厢。

      “对了,出来玩还是叫艺名方便些,我是‘若小安’。”她一手握住门把手,一手伸出来,主动牵起老友冰凉柔软的手,握了握。

      姚丹枫心领神会:“其他人都习惯叫我Daisy,不过,花姐知道我的中文名。”

      推开门,太太们在包厢内,正举着被誉为“酒杯里的劳斯莱斯”的奥地利Riedel红酒杯,轻言细语地聊天。每人旁边都坐着一位标志的服务生,清一色穿白衬衫打黑色领结,像一份等待被拆开的礼物。这些都是若小安的安排,她们自然都不知道,但显然很满意。

      夏雪花正和Henry调笑,一只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搁在Henry的黑色西装裤上,见姚丹枫忽然带了一个陌生人进来,立马警觉地打量起若小安。


      第14章 女人之间不存在义气

      夏雪花看着若小安,一秒、两秒、三秒,先是从上往下,再从下往上,然后把目光定格在若小安脸上,说:“我们认识吗?”

      “我想,是初次见面。”若小安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同时也默默观察着面前这个她颇感兴趣的中年女人。

      夏雪花面皮光滑,身材也保持得很好,尽管萧勇提供的资料上显示,这个女人已年届四十,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细长眉,深棕眼影,波浪卷,深V领,红唇红指甲,若小安基本锁定了对方的品味——这是一个急于表现自己的女人,性格多半泼辣而强势。

      当得知若小安和姚丹枫是大学同学,夏雪花的态度又缓和了不少:“我总是对靓女很有亲切感,所以才觉得你好面善的。”

      若小安轻轻晃着高脚杯,说:“我也觉得跟夏姐姐很投缘。”

      接着,在姚丹枫的引荐下,若小安与“娴雅会”的香港太太们一一认识。当她们得知若小安的一大休闲爱好就是参加像“娴雅会”这样的民间慈善组织举办的公益活动时,顿时对她颇生好感。

      Henry拿起桌上的竖琴状醒酒器,为若小安面前的杯里斟酒。若小安举起人工精心吹制的Sommerliers系列水晶酒杯,细致的高脚、杯座及轻薄的杯壁,其独到的平衡性和不同于其他酒杯的轻盈、灵巧,让她觉得物有所值。

      “叮——”若小安与钱太太轻轻碰杯,同时不露声色地观察着这个女人。

      钱太的五官格局很大,也很富态,大眼睛、大鼻子、大嘴巴,凑在一起虽然称不上很美,但确属端庄的。难得的是,她保养得很好,皮肤还像少女那样饱满,除了笑起来会有两道较深的法令纹之外,几乎在她脸上看不到皱纹。

      钱太的穿衣品味比黄太保守些,就像这一年巴黎时装周上各大品牌的转变一样,服装的实用指数大为提升,因为银根紧缩,品牌不再大把砸钱让大家看个热闹,很多人也都清醒意识到,好卖才是硬道理。

      而钱太显然是这一转变的支持者,她穿的是Kenzo的最新款,印花混搭,波西米亚花纹丝绸裤裙外,罩了一件炭灰色呢子短外套,脚上那双更为都市时装化的棕色牛皮高跟短靴,也配合着将她这一身富有戏剧感的时装一下子拉回了现实。显然,高田贤三的最新设计,无论是款型还是搭配,都更为实穿了。

      太太们的穿衣品味,最能透露她们个人的行事原则。同样身为女人,若小安对时装的研究,又比别人多了一层意义。

      事实上,若小安进去的时候,太太们正好在讨论圣诞筹款的事宜。

      “何太啊,去年的筹款晚会,已经连同那个圣诞晚会一起搞了,今年还是这样吗?”说话的是给若小安留下很深第一印象的黄太,她刚打完玻尿酸的下巴还有些微肿。

      “还好意思说啊,暑假呢,你们个个都跑到国外避暑,中秋呢又说要回家过节,现在,我们就只剩下圣诞节了。”接话的何太妆容精致,脖子里那条香奈儿珍珠长项链,跟左手小拇指上的山茶花戒指交相辉映,又一个Coco女士的拥趸。她看上去年纪也最大,正是“娴雅会”的现任会长。

      “是啊,就剩两个月了,要做就得快点了。”坐在最下首的马太谨慎地发言。

      “要我说呢,搞搞新意才得,让我们先想想怎么做吧。”黄太显得比任何人都积极。

      “这样吧,我明天回去问问姗姗,看她有什么意见,毕竟跟她有切身关系的。”马太说道。

      “姗姗是边个?”黄太发问。

      一直都很安静地玩着手机的钱太终于发言了,她漫不经心地说:“黄太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姗姗就是马太前年助养的孤儿嘛。”

      黄太突然柳眉一竖,语带讥讽地说道:“其实妇女会的事呢,我样样都知的,钱太你一直都是马太的私人助理嘛,可什么时候变成她的代言人了?”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娴雅会”作为老牌的名媛们组织的妇女团体,为了确保其高端性,始终对申请入会的女士身份进行严格审核,其最重要的一项指标,就是太太们的丈夫是否和她们的属于同一等级,比拼的无非就是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

      若小安一听到黄太讥讽钱太,就猜想得到钱先生经营事业的不易。适才,她已从零星的信息中,得知钱生是香港新贵,但也是个没有得到全面认可的商界新人,所以能否成功开拓内地市场,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见钱太面露不悦,与她交好的马太立刻为她解围:“黄太,你很久没来参加我们的聚会,难怪有所不知,钱太去年底已经正式加入‘娴雅会’,还是我们的干事之一。”

      黄太明显对这个局面很不满,因为她和钱太一样,并非含着金钥匙长大,目前的一切得来不易,所以越辛苦就越斤斤计较,如果觉得别人过于轻松就得到了她付出巨大代价才挣到的东西,便容易失衡。

      若小安默默观战,并不插话。

      作为会长,何太最不愿意看到众人内讧,今天原本就是出来玩的,更没必要为了会务弄得不愉快。于是,她赶紧岔开话题,显得很有兴趣地问道:“钱太,你一直在玩什么?手机里藏了什么宝吗?”

      “还真是个宝哦!”钱太兴奋地回应,似乎一直都在等着有人能这样询问她。

      “咩啊?”马太第一个被她吊起了胃口。

      “是金太去日本度假拍回来的艳照哦!”

      “艳照啊,那我肯定要看啦!”马太当即凑过去。

      “小安,你也来看看吧。”钱太热情地招呼道。若小安当然也有兴趣,而且她觉得这个时候钱太突然拿出所谓的艳照,一定别有深意。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和男人们的战斗不同,闻不到任何火药味,往往看着都像是玩笑,却可以瞬间把敌人炸飞。

      果然,翻着翻着,马太突然惊呼一声:“哎呀,泳池边那个男人,不就是黄太的先生吗?可是,他怎么搂着……”马太瞟了一眼还在为刚才的小纠纷而独自生闷气的黄太,话说到一半,打住了。

      “我老公?”黄太猛地放下酒杯,差点打翻。那阵子丈夫跟她说去瑞士开会,怎么可能同时现身在日本,还搂着个什么?她冲过来,若小安主动让开,钱太也很大方,把她超大屏幕的新款智能手机递到黄太手上。

      那个穿着花短裤坐在泳池边的男人,正搂着一个丰腴的黑发比基尼少女,无意中成了金太自拍的背景。他不是黄某人,又是谁呢?黄太经常夸口,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就算老公化成了灰她也认得。

      这一刻,她总算认清了他的真面目。

      “黄太这么漂亮,又打了美容针,黄生怎么还会出去鬼混呢?可惜哦!”钱太一只手轻轻晃着高脚杯,里面的Rioja葡萄酒色泽浓郁,犹如身着火红弗拉明戈舞衣的西班牙女郎,又像斗牛士手中华贵的红色丝绒。

      西班牙葡萄酒亦是若小安的钟爱,尽管人们提及旧世界总会先想到法国,新世界则会想到美国、澳洲,甚至智利,作为旧世界的重要产区,西班牙红酒常常被人忽略。但懂得欣赏的人,会知道它是巨人。

      若小安扫了一眼四位太太,每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微妙。黄太自不必说,老公偷腥铁证如山,她伤心气愤都很正常,但被钱太“揭发”又让她极不甘心,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马太是四人中最拘谨的,也最不愿意惹麻烦,见原本愉快的场面忽然变得很尴尬,她显得忧心忡忡。然而,作为会长的何太,显然也不愿意在别人的家务事上多嘴,况且黄太又是那样一个咋咋呼呼的人,平时也不是很招人待见。

      一屋子人,只有钱太的眉梢眼角,隐隐透着喜色。看黄太刚才的刁钻表现,一定向来就与钱太不和。所以,今天这一幕,绝非偶然。若小安越看越觉得有意思,这个钱太太,在家里想必也是把老公治得死死的,而且用的还都是绵里藏针的招。太有意思了。

      “漂亮归漂亮,可是我听说,有钱人都很看重继承人的,无儿无女,很难绑住老公吧?”Henry忽然接了钱太的话茬,几个太太一听,都默默认可了,十分同情地看着一脸死灰的黄太。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