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现代言情 > 我愿意
我愿意

我愿意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129.51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7-09-12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陈彤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你可以消遣地来看这本纯属虚构的小说,也可以把故事里的人物案例当婚恋实战贴士来参考。小说的主人公唐微微是典型的“败犬女王”,她没有背景,受过良好的教育,靠个人勤奋获得了工作成功,但无论她多么优秀,赚多少钱,到了32岁这个年龄, 还都没有嫁出去,她渴望婚姻却不想对婚姻妥协。
    已婚闺蜜的婚姻观、前男友推心置腹将男人内心解析、万人迷同事猎婚招数、毕婚族寻婚战略……比比皆是的生活案例让唐微微见识了各种恋爱变迁,也经历了各种恋爱磨练,她该怎样选择?是见招拆招,还是照搬挪用?
    恋爱是无法拷贝的。没有规矩,没有固定套路,但你可以在别人的经历中看清楚一些问题和更深的本质。一本《我愿意》演绎了一个普通剩女的成功故事,也许能给你带来爱的鼓励。
      唐微微第二天去上班,眼睛都是肿的。她对自己说,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而且要嫁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她在电脑上,把自己的客户名单整个调出来,一个一个筛选。十分钟之后,她感到非常非常的失望——那些客户尽管都是住别墅的,但多数是有老婆的。即便有那么一两个丧偶的,年岁也都在六十岁上下。

      唐微微又打开自己的电话本,在所有自己认识的人里寻找,她已经把条件定为“经济适用型”——有份工作,自食其力,身体健康,相貌一般,年岁相当,即可。她还真圈定了那么几个,但怎么发起进攻呢?难道主动给人家打电话,直抒胸臆:“我想考虑跟你交往,你有没有这个打算?”

      唐微微忽然非常怀念那些个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岁月。包办婚姻有什么不好?俩人谁也不认识谁,直接送进洞房,告诉你这就是你一辈子要跟着过的人了。多简单?!还有组织关怀,有什么不好?至少知根知底!哪里像现在,什么都要靠自己!考大学要靠自己,找工作要靠自己,谈恋爱要靠自己,找老公还要靠自己!!

      唐微微最后想出来的主意是给那些圈定的人挨着排地打电话,电话内容大同小异,说自己在装修设计公司工作,如果有什么装修的活,望给介绍介绍。还说她可以便宜啦,打折啦什么的。最后再寒暄几句,说好久没见,有空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她想着人家要是对她有意思呢,就会顺竿爬。一圈电话打过来,接近下班时间。一到这种时候,唐微微就格外寂寞。刚巧,丽莎在MSN上问她,下班有什么计划?

      女人和女人之间就是这样,很容易疏远,也很容易接近。唐微微在遇到王洋之后,莫名其妙地不太爱答理靳小令,反倒是跟丽莎走得近了。丽莎建议唐微微,见到好男人吧,一分钟都别耽搁,你一耽搁,别的女人就上了。你就大大方方地上去,就说喜欢他,男人都有虚荣心,你说喜欢他,别管真的假的,他心里都高兴。

      唐微微反问丽莎,那人家要是告诉你,有老婆了呢?

      丽莎“嘟”着一张嘴,将身子扭上几扭,嗲嗲地说:“我不管!我就喜欢你!”

      唐微微惊得目瞪口呆,说:“这太不要脸了吧?”

      丽莎收起方才的一脸贱样,横眉立目义正词严冲着唐微微就是一梭子:“你想要男人还想要脸?咱这样的女人,不得自力更生白手起家啊?好男人会从天上掉下来吗?咱们又不是十八世纪的贵族,到了适婚年龄,老爹就给开舞会,把门当户对的未婚英俊男名流全请来,挨着排地请你跳舞,让你可劲儿地选……”

      唐微微做不到像丽莎那样。她三十二岁了,一直是凭真才识学吃饭的,要她像丽莎似的扑男人,她还真不会。丽莎是野生的,扑个把男人,驾轻就熟,但她唐微微是动物园养大的,让她生扑,她不会,她这样的雌性动物,放生到野外,是注定要死的,她不是丽莎的对手。而事实上,自从招商会之后,丽莎就一直在跟王洋保持着联系,而唐微微则根本不好意思跟王洋开口谈项目的事——好在冯都也没有催逼她。也许真像传言得那样,乔娜有了,是他的?反正乔娜请假了,冯都也常常不在办公室。而唐微微很清楚,工作太主动的员工,并不是好员工。冯都只是让她替乔娜参加了一个招商会,并没有明确告诉她,让她来做乔娜的客户,锦绣地产还是乔娜的势力范围,既然这样,她就不能伸手,她伸手就是不懂规矩。

      丽莎约唐微微下班以后去做美容。唐微微答应了——刚一答应,就接到余忠孝的电话,说是在她们楼里办事,问她在不在办公室,方便不方便一起吃个饭什么的。

      唐微微面有难色,拿着电话吭哧半天,最后说“好吧”。丽莎多有眼力见儿啊,唐微微电话一挂,她就甩过去一句“重色轻友”。唐微微不甘示弱,说:“你晾我也不是一次两次啊!”这话倒是真的,有一回,她们俩约的看话剧,到了门口,丽莎接一电话,打上车就跑了。女朋友总是好办的,哪天约都行,美容院今天不去明天也可以,但,到了唐微微这个年龄,男人就比较重要了——人家今天想约你,你不去,那可能人家就约别人了!

      第二天,丽莎问唐微微,余忠孝是不是在追她?唐微微想了半天,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实事求是地说,余忠孝对唐微微的那一套,很难说得上是“追”。而唐微微如果不是太寂寞,太恨嫁,根本也不会对余忠孝这一套有兴趣,甚至,倒退回几年,她会非常反感这一套——自从上次聚会之后,余忠孝就经常有一搭无一搭地发个搞笑短信给唐微微,MSN上见到也聊上两句,还老说要给唐微微介绍“活儿”什么的。唐微微每次都说谢谢,不过从来也没有真见他介绍过什么,倒是唐微微货真价实地给他帮过几次忙,一次是翻译一本两万多字的商业计划书,还有一次是帮他一朋友从供货商那里打折买了一个浴缸。至于他那个“医院项目”,很快就不提了。唐微微问过几次,余忠孝要么不接茬,要么说点无关痛痒的,有的时候会反问唐微微:“你说办医院到底好不好?”或者会干脆跟唐微微探讨老同学一起做生意的利弊。

      其实,对于这些问题,唐微微毫无兴趣。她不明白,为什么丽莎跟男人有那么多可聊的,而她就没有。丽莎对她说,很简单啦,生活的烦恼,工作的问题,都可以跟男人说啦,说着说着,关系就说近啦。

      唐微微心说,生活的烦恼?她最大的烦恼就是嫁不出去,没有找到合适的男人,这怎么张口?

      有一次,唐微微跟余忠孝吃饭,一顿饭吃下来,竟然花了三四小时,吃的也就是火锅,涮羊肉。余忠孝不停地给她讲投资、讲股票、讲生意,她听得头晕眼花,腰酸背痛。后来跟丽莎说起来,丽莎哈哈大笑,批评唐微微,说:“人家男的那是抛砖,人家扔了一晚上砖头,你一块玉都不舍得往外掏,我要是男的,我就再不约你了!”

      照着丽莎的理解,余忠孝讲投资、讲股票、讲生意,那都是在热身,在垫场子,在人家男的垫完场子之后,就该轮到您唐微微了。您要是想玩含蓄神秘呢,您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您要是想玩“短平快”呢,您就用脚在桌子下面缠绕他的脚;您要是啥都不想玩,就想严肃认真地推进俩人的关系,您就问问他想找什么样的女朋友?如果嫌这个太露骨,就说说手机报上的新闻八卦或者星座运程,要是再嫌这个俗气,那就说说看过的电影小说电视剧。当然,丽莎根据她的实战经验,总结出来的最实用的一招,就是分手的时候,要表现得非常非常的不舍,然后,忽然扑上去,飞快地吻一下,转身走掉。

      唐微微说这招我做不来,太轻浮了。

      丽莎说,你要是给人家轻浮的感觉,那你就太失败了。你得让人家觉得你特良家,但,实在是他太有魅力了,你是出于情不自禁。丽莎给唐微微演示了一遍,然后让唐微微来,唐微微实在做不出来,只好说:我先上表演系进修半年吧。我这基础太差。

      Chapter 5

      男人爱女人,女人爱男人,都是有条件的,世界上哪里有无缘无故的爱?

      只不过,有的爱对方的身体,有的爱对方的容貌,有的爱对方的门第,有的爱对方的财富,当然,最高尚的是爱对方的心灵,最卑鄙的是爱对方的腰包……

      就在余忠孝跟唐微微大搞“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暧昧游击战时,唐微微的母亲宋玉如不远万里来到北京。

      可怜天下父母心。宋玉如现在就后悔一件事情,怎么当初就非不许唐微微早恋?张爱玲说成名要趁早,其实失恋更得趁早。早早地谈过恋爱,早早地知道什么合适什么不合适,何至于拖到现在要爹妈操心?即便就算是王洋,不要说现在他大富大贵了,即便他一事无成,又怎么样?对微微好不就可以了吗?

      宋玉如也知道女儿内心里对自己多少是有点怨恨的。但知识分子跟普通大众略有不同,怨归怨,恨归恨,但从来不会摆到桌面上的,更不会站在院当间大吵大闹请街坊四邻来评理。

      宋玉如虽然也替女儿着急,但她不属于那种到处给女儿张罗女婿的妈,她那范儿拿的,比唐微微足多了。知道她脾气的亲戚朋友,根本不会自告奋勇给她推荐女婿,讨那没趣儿干什么!比她们家门楣高的,她不乐意巴结人家,越发要拿着劲儿任着自己性子说点冷言冷语,比她们家门楣低的,她倒是亲热随和,但那种亲热随和让人家不舒服,好像是受了她多大恩惠似的。

      宋玉如一辈子好强。她早年最看不起的女人,就是那些一到单位就找对象,找了对象就结婚,结了婚就一个两个生孩子的女人,然后就是买菜做饭养孩子,工作永远稀里马虎,但奖金少一分就要吵个天翻地覆。她以前当领导的时候,最烦这样的女下属,但现在退休了,发现人家这一辈子过得就是实惠!年轻的时候是老公,生了孩子是儿女,儿女大了是孙子孙女。全家人都没什么出息,但平平安安,哪里像她,不仅严格要求自己,也严格要求老公和女儿,一家人过得紧紧张张,出息倒是看着出息,但不实惠。比如说唐微微吧,当年凭着这个闺女,她可不仅在家族里骄傲,在单位里也自豪着呢。考大学全省状元,然后保送的硕士,连读的博士,然后在北京工作生活,有出息吧?可这种出息说到底,当她自己退休之后,她就觉得不实惠了——那些养着没出息的儿女的同事街坊不再羡慕她了,她们怀里抱着孙子,整天笑逐颜开,反倒是她,女儿这么大,连个姑爷都没有,成了人们同情的对象。只不过,熟人,或者说知道她脾气的人,见了她格外要夸赞她的女儿,然后无关痛痒地问上一句:“有对象了吗?”

      按道理说,没对象也没什么可丢人的,但,女儿大了,没老公,对做妈的而言总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宋玉如开始有意没意地给留心着了,暗中打探谁家有什么单身的适龄男子在北京。后来上公园晨练的时候认识一老姐姐,老姐姐的丈夫有个远房侄子在北京,年岁比唐微微大十个月,单身,在北京读博士,明年毕业,父母去世得早,家境贫寒,希望能在北京安个家。本来呢,宋玉如对这个老姐姐没啥兴趣,但一听说人家有个优秀的单身的远房侄子,立刻跟人家来了神儿,关系越走越近,假装无意地说自己姑娘在北京,也是单身什么的。那老姐姐一听,立刻提议,不如俩人先认识认识,合适呢,就肥水不流外人田了。不合适,将来做个朋友,互相给帮个忙,也好。

      宋玉如怕在电话里跟唐微微说不明白,亲自北上督战。吃晚饭的时候,跟唐微微如此这般一说,哪里想到唐微微听了,脱口而出:“既然条件这么出众,怎么到现在还单身?”

      宋玉如一句就给唐微微顶了回来:“你不是也单身吗?你条件也不差啊。”

      宋玉如住下第二天就给人家那小伙子打电话,本来还想寒暄寒暄,结果小伙子更爽快,叫了声“阿姨”,然后直奔主题:“我婶儿都跟我说了,您女儿在北京工作,您把她电话给我,我约她吧。”

      宋玉如忙不迭地把唐微微的手机号码给了那小伙子,正想问小伙子什么时候约唐微微的时候,小伙子说:“好,我今天就给她打。”电话挂了,宋玉如这心头叫一个高兴——爽快,这样的男人好。男人找老婆,就得这样。

      唐微微接到“优秀单身博士男”电话的时候,正好在饭局上。是周正张罗的。王洋也在。唐微微端着个“落落大方”的架子,矜持,得体,优雅……

      小伙子上来就自报家门:“我是刘军,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见个面吧。”

      唐微微一愣,刘军,这个名字很陌生。

      小伙子接着说:“我在××大学读博士,你妈妈跟你说了吧?”

      唐微微脸当时就绿了。矜持、得体、优雅荡然无存。跟做贼似的,慌慌张张地:“啊,说了说了。这么着,你晚点给我打行吗?我现在不方便。”说完,迅速挂断。对面的王洋没说什么,倒是周正瞅她这副模样,说了句:“怎么啦?汗都下来了?什么事儿啊?”

      唐微微掩饰,说:“没什么事儿,老家来一亲戚。”说完,端起面前的红酒杯。一分钟,甚至更短,她又找回了刚才的感觉——落落大方,矜持得体,优雅知性。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