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现代言情 > 陪你到世界终结
陪你到世界终结

陪你到世界终结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123.66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7-09-12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夏茗悠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对于麦芒同学的死党而言,有她的生活完全可以写成一部血流加泪流成河的诗史,因为她隔三差五就会干出点不可理喻的邪门事,比如写出整整60页的课题报告,证明早锻炼有害身体健康;为了不浪费情侣手机链,下决心去找一个男生交往;在看到老哥的绯闻女友时,第一时间冲上去把自家哥哥出卖了:“我哥哥很喜欢你,你喜欢他吗?”每每在殃及无辜群众之后,麦芒一定会想不通错在何处从而理直气壮,并对受害者强行实施“你要坚强乐观”的精神挟持。

    但其实,麦芒除了脱线,更像个带着“萌气体”的小太阳,她认为喜欢一个人,就应该抱有“原则去死”的决心,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坚定地站在对方身边;当发现令人难过的真相时,她会心有戚戚焉地比当事人先哭出来。她用最真最单纯的内核去爱人、关心人,用天真到毫无逻辑可言的执念,懵懂莽撞地走自己的路,最终打破了这个青春世界的格局,温暖了身边所有的人。

    如果只有以上这些,本书就该命名为《大萌神麦芒和她的朋友们》。

    正如世间除了熙攘的白昼,亦有沉寂的夜晚,露出闪耀笑容的每一个人,都在心底深藏了秘密。

    提起表妹麦芒,谢井原的表情总带有一丁点儿微妙,那神情不属于喜悦范畴里的任何一种,像一层薄得看不见的雾气,罩在脸上。六年前的灾难,让原本还是孩子的他一夜长大,从此再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惊慌失措。他成了外人眼中行走的冰箱,但他永远记得麦芒在明媚夕阳下跑到弄堂口闭着眼睛捂着耳朵大声数数的模样,小时候无忧无虑的两人永远定格在了他的世界中央。

    ——因为有些画面不想让你看见,有些声音不想让你听见,那么这个灾难就让我来替你承担。

    听着身边男孩平静的呼吸声,京芷卉心里胀满了寂寞。旁人看来是形象光辉的校花,其实她早已失去了白纸般单纯的时光,变成一个斤斤计较小心眼耍心计的笨蛋。从相遇的第一天起,她和谢井原之前就被现实世界的东西左右着,成绩、排名、升学率,抑或是绩点、职位、奖学金,想要说服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不会成为阻碍,但潜意识中却连自己也不相信。

    ——如果世界里只有关于我们俩的未来与过去,让故事如童话般一直美好下去,那该有多好……

    沉默着把袖口放下去,有着希腊雕塑般侧颜的美少年似乎对手臂上青紫色的伤痕毫不在意。虽然身边的女友一个接一个地换,但放在他心底的永远都是那个人。虽然明白也许两人不可能成为恋人,但就是会无限放大对方细枝末节的好,觉得她改签名档、换空间密码都和自己有关,一厢情愿地在自己写就的剧本中担任男主角。所谓羁绊,所谓纯友谊,或许没有人能确定是什么样的存在;而喜欢、信任和依赖之间,是否能划出泾渭分明的分割线?

    ——我愿意保护你,珍惜你,或许这已经超越了轻飘飘的爱情。

    睡美人的故事,无论何种版本,最后公主都会被王子吻醒。

    当我们孤鸟一般在天空中穿梭而过时,幸运地察觉了交会一刹那彼此羽翼带动的气流。如同道路两侧的梧桐枝叶在空中相接交叠一般,我们分享重要的秘密,虽然不能改变已发生的过去,但从此我们能相依为伴,直到世界终结。

    弥足珍贵的兄妹情深,独一无二的青涩告白,世界很冷,但他们,是暖的···
      男生气得差点砸坏听筒。盛怒的结果就是——

      完全无辜的韩一一这天傍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莫名其妙地被对方劈头盖脸大吼一通:“你说!你们学校怎么会有人蠢到不会用显微镜找细胞!找到一个都不会不及格啊!那个女生……叫什么盲来着?她是有多瞎啊!到底有多瞎!……”

      “罪魁祸首”麦芒这厢倒是悠哉得多。

      吃晚饭时,井原想起今天是实验考的查分日,便随口问麦芒考得怎样。

      麦芒撑过头咬着筷子:“我好像总觉得,忘了点什么。现在才想起来,我忘了考生物。那天考完劳技我就直接回家了。”

      “不是吧!”井原大为紧张。

      “可是啊,我刚才去查分,不知为什么居然得了全A。”

      井原默然无语,埋头吃饭。

      内心OS:我高一时实验考要求还挺严格,没想到时隔两年已经水到这种境界,连考都不考竟然给A等?还是说,在麦芒的世界里,Impossible is nothing?

      在麦芒的世界里,的确没有什么不可能。时隔几天,数度对麦芒的“脱线幻想”嗤之以鼻的韩一一面对着令人哭笑不得的现实,只能无言地耸耸肩。

      麦芒说“有闪光灯”,那就一定真有闪光灯。

      麦芒说“有变态跟踪狂”,那就一定真有变态跟踪狂。

      这天大课间,韩一一和麦芒从操场回教室,正谈论着某热门电视剧中某帅哥演员的发福。

      “怎么能胖成那样啊?真幻灭!”

      “当初开始追这部剧就是为了看他,多娇艳啊,做人墙背景时都bling bling闪着光。对比他现在和早期的照片根本就很难让人相信是同一个人嘛,他是准备向谐星界发展吗?”

      “该不会是吸毒了吧?”

      “屁。吸毒的后果正好相反吧。话说与其让他再胖下去,我宁愿他赶快开始吸毒。”

      韩一一笑着扭头,飞快地瞥了义愤填膺的麦芒一眼:“你也不必那么激动啦,其实我发现他演技在突飞猛进,看起来比以前更有魄——”最后一个“力”没能续上,因为视野最角落那个小脑袋已经不知去向。

      接着只听麦芒大喝一声。

      韩一一立定,转过身。被喝住的不止韩一一,走廊上的学生基本都停了下来。

      麦芒跑起来像兔子,又快又灵活,在人头攒动的走廊上左避右闪,迅速揪住一个逆流而动的男生校服的后背处,往后一拽,对方转了半圈一个趔趄,重心还没稳住,麦芒紧接着往他小腿上踹了一脚,脚背就势勾着对方的胫骨带出一个弧度,右手拍在对方肩胛处,看似没什么力道,收效却出人意料,她不是在拍而是借着惯性在推。男生毫无疑问地趴倒在地,刚要撑着地面站起来,麦芒就转身往他脊背中间坐下去。

      整个过程比起武侠片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至少韩一一觉得其流畅度决定了没有一个导演会中途喊停。更令人咋舌的是麦芒放倒对方的气势,整个走廊上的学生无一例外地像被施了定身术,鸦雀无声,看向事发地点。韩一一是其中唯一一个没有目瞪口呆的,鉴于她进高中第二天就见识过了麦芒和某男生在拌嘴过程中突然一口咬向对方胳膊的豪放行径。

      男生们之所以总是败给麦芒绝非体力不敌,而纯属对她的攻击尺度估计不足,在经历了“懵”(——怎、怎么回事?)到“震惊”(——不是吧!居然用咬的!)再到“怀疑”(——你是人类吗?)的心理变迁之后,有碍于“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也很难再报以相同级别的回击。

      麦芒的“一击毙命”若放在古代很有可能成为武功绝学。首先,你不知她何时出招;其次,你不知她出什么招,那“一击”总是与时俱进、日新月异,以极端的创意挑战你的想象力;最后,她速战速决毫不拖沓,战术类似小李飞刀,反击之前你已经game over了。

      和围观人群相比略显镇定的韩一一此时比较关心的是,那可怜的男生到底怎么招惹麦芒了?

      麦芒在众目睽睽之下气定神闲地左拍拍右拍拍,从男生校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数码卡片相机,开启后翻了翻里面的照片再关机,从电池匣中卸出储存卡放进自己口袋,把相机塞回男生口袋,从他身上站起来,大声说道:“不许再偷拍我了。”甚至不屑去质问他是几班的、叫什么名字,拉着韩一一继续往教室走去,留下身后一片唏嘘。

      于是韩一一出现开篇所述的状态,恍然大悟之余,无言地耸了耸肩。

      [五]请解释一下‘暗恋’

      圣华中学的校风远没有阳明中学那么开放,课间也不可能经常出现男生偷拍女生反被打趴在地的精彩好戏,如果非要举出什么喧嚣的例证,那么十有八九和一年A班的祁寒有关,讽刺的是,这位同学当初中考的目标志愿其实是阳明。

      拜他所赐,一年A班的课余生活较之其他班级又丰富许多。即使期末复习阶段也偶尔会上演集狗血与悲情于一身的戏码。

      两个月前,祁寒在隔壁班的女友突然在课间冲进A班对一名女生破口大骂,言下之意是对方不知羞耻死缠着祁寒,被骂女生一气之下反唇相讥,一口咬定自己才是祁寒的女友。正当两人闹得不可开交,同班的另一名女生勾着祁寒的手臂和他有说有笑地进了教室……

      经过混乱的劝架和调停才终于平息的这场战争,终于在两个月后让围观群众看到了续篇。

      这天中午午休时分,在“三女友混战”中胜出的卫葳——也就是勾着祁寒手臂最后走进教室的那位——以正牌女友的身份再次挑起战争,这次矛头直指祁寒本人,她手持一张照片挑着眉毛慢吞吞地问:“说清楚,这女的是谁?”音调不高,但气场可怖。

      教室里温度急剧下降。

      只听这一句,大家也明白祁寒又一次贯彻了其恶魔的本性。

      不过这一次说不定会踢到铁板,因为众所周知,卫葳在年级里的名气不仅因为其漂亮更是因为其精明强势,往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惜代价不计后果,以至于连高二年级都流传着“不要和卫葳作对”的箴言。

      祁寒自己也没搞清情况,当然有点慌神:“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不认识她!”

      “不认识?不认识会把合照夹在书里随身携带?”

      经过提醒,祁寒才反应过来:“欸?对了,这不是我的书。”

      怎么听都像是可笑的狡辩,但仔细确认就会发现,这的确不是祁寒的书。

      由于暑期将至,父母给祁寒请了家教,于是祁寒向谢井原借来了他高二时的数学课本,拿到书后随手搁在课桌左上角的一摞参考资料上面。午休时卫葳很小女生地跑来坐在前面一张课桌上面对着祁寒闲聊,无意识地拿过一本书在手中翻来卷去,突然发现其中夹了张照片,脸色陡然一变当即发作。

      无辜又困惑的祁寒只好窝囊地拿着照片去阅览室找谢井原寻求解释。

      “难道你暗恋我?”

      谢井原停下手中的笔,面无表情地抬起眼睑:“请解释一下‘暗恋’。”

      祁寒把照片放在他眼皮底下:“干吗偷拍我,还把照片夹在书里送给我?”

      谢井原觑起眼睛仔细研究到底是什么画面会让祁寒自我感觉如此良好,这一看也吃了不小的一惊,照片上的男生是祁寒没错,可和他面对面有说有笑的女生竟然是穿着阳明校服的麦芒,怎么看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组合,井原清楚地记得自己没有引见过这两个人。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麦芒的?”

      谢井原不仅没有回答问题,反而提出另一个与照片无关的问题。

      祁寒一愣,深感莫名其妙:“麦芒?……麦芒?啊——那个不会数细胞的家伙!她又怎么了?”

      “……”

      谢井原撑着下颌蹙着眉,不明白祁寒语无伦次答非所问在说些什么。祁寒在看到谢井原一脸茫然的神色后也开始一头雾水。于是两人深刻地体会到了“代沟所引起的”沟通障碍。

      与此同时,麦芒整个课间在座位上左扭右扭不断摇晃课桌的行径终于影响到了前桌韩一一的睡眠。韩一一充满怨念地半闭着眼睛转过身:“你今天嗑药了么?”

      “没有呀,我明明记得把照片夹在数学书里带来的,怎么不见了呢?”

      “什么照片?”

      “就是上星期那个变态跟踪狂偷拍我的照片。”

      “不是吧?连那个你都洗出来?你是有多自恋啊?”这下睡意全跑光了。

      “哎哎,我当然没有全洗出来啦,只洗了一张,其他的都删掉了。话说那个跟踪狂吧,谁知道他技术烂到那种程度,几乎没有一张上的我有本人好看……”

      韩一一无奈地把下巴搁在桌上:“挑了一张洗出来打算将来放大作遗像么?”

      “不要乌鸦嘴咒我。其实关键不是我,关键是背景里有个长着希腊侧面的美少年,真是帅到让人尿失禁啊……”

      韩一一做了个暂停手势打断她:“你有没有好一点的形容?”

      “……总之就是很秒杀啦,本来想带给你看的,可是不见了。”

      “哪个班的啊?”

      “不是我们学校的,穿着圣华的校服,是上次实验考的时候照的。”

      圣华中学。希腊侧面。美少年。韩一一第一反应是:祁寒?再想想恐怕没那么巧,考虑到祁寒一贯缺德缺人品缺是非观的做派,决定还是在麦芒面前不提为妙。

      她摆出索然寡味的神情自然地转开话题:“你回去再找找吧,虽说我一向对你惊世骇俗的审美不抱期望。说起来下星期你过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啊?”

      “我要美少年。”颜控麦芒同学显然还没有从“照片失踪事件”的泥沼中成功脱身。

      “喂,说正经的啊。我怕我随便买的你不喜欢。虽说没什么惊喜,但是送管用的东西总比送闲置的摆设好得多吧。”

      麦芒双手撑着脸,摆了好一会儿便秘表情以示自己在认真思考:“那就送草稿纸吧。期末考试就可以用了。”

      韩一一囧然:“……还真是立竿见影的管用。”

      [六]我要美少年

      麦芒喊着“我回来啦”进家门,井原从房间出来开口就问:“麦麦,你认识祁寒?”

      女生怔怔地站在玄关,一脸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谁啊?”

      井原把照片递给她:“这是你的吧?怎么跑我数学书里去了?”边说边指着照片里的祁寒,“你不是在跟他说话么?”

      麦芒明白过来,松下一口气:“害我找了一整天,还以为丢了。我不认识他啊,也没有跟他说话,我当时是在跟一一说话,拍我的人把一一切在画框外了。”

      井原再仔细观察,才发现祁寒和麦芒并不在同一平面上。麦芒离相机镜头的垂直距离更近,仰头笑着说话,如果考虑到画框外站着比她身高高出一截的韩一一就很好理解了。而处于景深里的祁寒虽然看似在认真聆听,但也不排除低头看手中的东西或地面的可能性。总之,由于不易觉察的距离差,两人形成了像在对话的构图。

      “他叫祁寒?”麦芒打断了井原的思路。

      “嗯?嗯。他叫祁寒。我们学校高一的。巧的是我今天正好把数学书借给他,她女朋友看见照片和他吵了一架。”

      拖着书包回房间的麦芒听到这里停下来:“啊——那我不是干了坏事?”

      “没事。”井原轻描淡写地摆摆手,“那种爱好脚踩数条船的家伙,多次劝他常备救生圈了。”

      “真稀奇!”麦芒从冰箱里拿出可乐,开一罐给井原,接着自己又开了一罐,直接坐在地板上喝,“你的人际圈居然能拓展到高一!欸,祁寒……是叫祁寒吧?他除了美型还有其他特长吗?聪明吗?”

      “干吗?”井原警惕地看过来,“……打听这些。”

      “了解一下未来的同学啊。”

      “你答应我妈下学期转学啦?”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