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灵异悬疑 > 悬疑侦探 >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出版书)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出版书)

大唐悬疑录:兰亭序密码(出版书)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238.73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7-09-15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唐隐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今日流传之《兰亭序》,竟是唐太宗亲手伪造?
      《兰亭序》原名《临河序》,在东晋时期史无记载。直到南朝刘孝标所注的《世说新语》中才提到此文,全文共153字。到了唐代,《临河序》改称《兰亭序》,在序文中增加了167字,全文共324字,此版本最终流传后世。1965年,郭沫若曾发文指出《兰亭序》并非王羲之所作,引发了一场轰动全国的学术大辩论。而在唐代,拉开悬案大幕的却是一桩自古未有的刺杀案。
      裴玄静垂头不语。

      吐突承璀冷笑,“大娘子不肯说,那么就由本将来问一问吧。”

      “中贵人请问。”

      “以本将方才所见,裴中丞的头部受伤最重。”

      “是的,贼人的刀砍在叔父脑后。”

      “可是裴中丞却死里逃生了。”

      “皇天护佑,幸免于难。”

      “事情没那么简单吧?”

      裴玄静抬起双眸,直视吐突承璀。她平生头一次与阉人面对面,只觉得那张脸皮光滑得既令人诧异,又心生悲哀。

      只听吐突承璀慢条斯理地说:“据报,裴中丞是因为戴了一顶特别厚实的毡帽才未被当场砍死。”

      “是。”

      “那顶帽子呢?”

      “大理寺已当作证物取走了。”

      “是吗?”

      裴玄静说:“中贵人若存疑问,可去大理寺查看。”

      “哈哈哈。”吐突承璀爆发出一阵尖利的笑声,“大娘子果然精明过人,那咱们也别在这里绕圈子了。今天本将就问一个问题:裴中丞怎么会在大伏天里戴一顶厚毡帽?这不是太反常了吗?”

      裴玄静沉默着。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但是吐突承璀表现出的敌意太强烈,激起了她的愤怒。王义已经死了,叔父刚刚才脱离危险,这个宦官不去追查凶手,却对受害者的亲属咄咄逼人,难怪全天下人都对这帮皇帝的家奴没有半分好感。

      她反问:“中贵人此问是什么意思?”

      吐突承璀没料到裴玄静竟敢直接挑衅自己,怒道:“是我在问你问题!”

      裴玄静垂下眼睑,说:“那是我造成的。”

      “你?”

      “我不小心烧了叔父的幞头,所以只得用家中带来的毡帽给叔父换上。”裴玄静从容不迫地讲完这句话,又补充说,“中贵人或许想象不到,叔父素来节俭,家中仅备一顶便帽。”

      吐突承璀给呛得脸上一阵发红。当初他就是因为贪财受贿遭群臣弹劾,才被皇帝贬出京城的。可他今天已经官复原职了,居然还遭到一个小女子的当面攻击,这口气怎么能咽得下去?

      “很好,很好。大娘子答得天衣无缝。不过,这一切是否太过巧合了呢?”吐突承璀咬牙切齿地说,“早不烧晚不烧,偏等刺杀之前烧坏唯一的幞头,结果便救了裴中丞一命。不知这究竟是大娘子还是裴中丞的神机妙算呢?”

      裴玄静不动声色地回答:“恕妾愚钝,听不懂中贵人的话。”

      吐突承璀真火了,朝桌子上猛击一掌,厉声道:“那本将就直说了吧!我怀疑你们与刺客暗中勾连,早就知道刺杀的计划,所以才精心策划了所谓换帽的故事,说穿了,无非是一出保全自身洗脱嫌疑的苦肉计罢了!”

      裴玄静丝毫没有被他的气势吓倒,依旧不慌不忙地说:“中贵人应该知道,叔父在几天前扭伤脚踝,已经告了假,昨日本不必上朝的。就算因此逃脱了刺杀,也合情合理。他又有什么必要多此一举,让自己再受这许多皮肉之苦?还白白遭到中贵人的质疑?再者说,刺杀前日圣上特派武相公来看望叔父,就是嘱咐叔父安心养伤,别急着上朝的。照中贵人的推断,莫非连圣上也知道要发生刺杀案,才预先来警告叔父?”

      吐突承璀一下子竟回答不上来。愣了半晌,起身拂袖而去。裴玄静送至府门,他都没有再跟她说过一个字。

      她目送着高头大马上的紫色背影消失在巷陌的尽头,才返身回入内宅。

      裴度倚靠在榻上,已经等待多时了。裴玄静将刚才会面的过程讲述一遍,不敢遗漏任何细节。裴度认真地倾听着,当听到最后吐突承璀暴怒而去的环节时,憔悴不堪的脸上竟然浮起一丝笑意。

      裴玄静不安地问:“叔父,我是不是得罪吐突将军了?”

      “你说呢?”裴度的语气中充满了慈爱。

      裴玄静更加不安了,嚅嗫道:“其实我也知道不该那样的,可是看到他平白无故地质疑叔父,再想到叔父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还有王义之死,我就忍不住了。”

      裴度微微颌首。自己的这个侄女,虽说平日里行止端庄,可一旦冲动起来,又比任何人都感情用事。是个好孩子啊——裴度更从心底里疼爱裴玄静了。

      “侄女应对得十分妥当。”裴度用虚弱的声音说,“其实,不管你怎样表现,吐突承璀对我的敌意都不会稍减。你至少让他无法再冠冕堂皇地陷害于我。”

      原来,当初吐突承璀遭到贬谪之后,宪宗皇帝一直变着法子想把他弄回来。前年淮西战事推进遇阻,皇帝便欲借此为由,重召吐突承璀回京担任监军。裴度为此极力劝谏皇帝,元和四年朝廷兴兵讨伐成德藩镇,就是吐突承璀担任的监军。由于他不善统帅军队,令战事陷入被动。最终朝廷不得已任命原成德节度使之子王承宗为新的节度使,丧失了重掌成德藩镇的大好时机。所以裴度坚持说,朝廷再不可用宦官担任削藩的监军。宪宗皇帝只得作罢。吐突承璀因而延迟了整整两年才得以奉诏回京,当然对裴度恨之入骨。

      裴玄静问:“圣上明明知道吐突承璀恼恨叔父,为什么还要派他来探望您呢?”

下载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