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言情耽美 > 现代言情 > 我还没摁住她
我还没摁住她

我还没摁住她

  • 小说来源:网络转载
  • 查看次数:
  • RAR压缩包大小:424.37 KB
  • 下载次数:未知
  • 发布日期:2018-08-20
  • 小说类型:TXT文本文件
  • 小说作者:星球酥
  • 书籍等级:
  • 运行环境:支持TXT文本阅读即可
  • 连载状态:+正文完结
  • 不看简介,直接下载
  • 小说简介
  • 随机章节内容
    文案一:
    吵过架后。
    秦渡挂了电话对朋友冷冷道:“等着瞧,这小孩过会儿就得来屁颠屁颠给我打电话道歉。”
    一个小时后。
    秦渡冷不丁冒出一句:“我就不该浪费时间和她吵架。”
    又过一小时。
    秦渡胸臆难平:“老子有错吗?没有啊!”
    他朋友道:“……”
    “妈的……”秦渡摁灭了烟,难以忍耐道:
    “我得给她打个电话。”

    文案二:
    身边有她熟睡的夜晚数羊没用,
    数到五千六百八十九只也没用。
    我一夜无眠,在天亮起的瞬间,亲吻了她,
    这一生没爱过这样的人,
    我吻得格外青涩。
    ——秦渡日记。2017

    “我也曾把光阴浪费甚至莽撞到视死如归,却因为遇上你而渴望长命百岁。”

    “——你老说我小气。”
    秦渡将许星洲捉住双手摁在沙发上时,许星洲还在试图挠他两把。
    “不就是小气吗,小气鬼!”许星洲挠着他喊道:“你别动我,再动我就不喜欢你了。”
    “——你又忘了师兄有多记仇了……”秦渡摁住那个女孩,沙哑地道:
    “许星洲,马上给师兄躺好。”

    数学系坏蛋学长 x 新闻系小浪蹄子
    不甜你们打我!薄荷味儿小甜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星洲,秦渡 ┃ 配角: ┃ 其它:

    【vip强推奖章】【作品简评】
      许星洲是新闻学院的大二学生,她热爱挑战没做过的事,一次酒吧的“放飞自我”,让她遇到了秦渡。秦渡一眼看上了她,在酒杯下放着自己的手机号码,用最传统的方式搭讪,却眼睁睁看着许星洲把纸条揉皱,丢了……几周后的学生会主席换届,两人意外打了个照面,许星洲这才反应过来,这位新主席就是那晚在酒吧结下梁子的秦渡。在不断的相处中,被她的生命力吸引的,无论如何都没活明白的秦渡看到许星洲身后的万丈深渊,那燃烧的生命后的崩溃和绝望。。
      男女主的性格极其有意思,作者文字细腻美好,青春洋溢,故事情节不落俗套,又甜又萌,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还是:‘你穿成这样,哪有来干活的样子?’呢?
      他好像是两句都说了。
      ——分明她已经那么认真地活着了。
      许星洲明明已经像明天即将死去一般去体验,去冒险,去尝试一切,付出了比常人多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努力从泥淖中爬出来,以像常人一般生活,以去爱一个人。
      然而不是说努力就能爬出泥淖的。
      而且,她在泥潭中爱上的那个人,连许星洲精心打扮的模样都看不上眼。
      许星洲难受得不住掉眼泪,抽抽噎噎地咬住自己的手背,不让自己抽泣出声。
      不能被发现,如果那个人要拍照的话就要咬他,她想。
      ——然后,那个人拽住了许星洲面前的那个桃枝。
      和昨晚那棵树不一样,今天许星洲面前的枝丫非常粗,许星洲狼狈地瑟缩成了一小团,那个人拽了两下,似乎意识到拽不动。
      许星洲连动都不敢动,眼眶里满是泪水,哆嗦着朝上天祈祷‘让他快走吧’。
      上天大概又听到了许星洲的恳求,那个人的确后退了。
      许星洲见状,终于放松了一点。
      ……
      然而下一秒,那个人抬起一脚,啪一脚踹上那根枝丫!
      这人力气特别大,绝对是常年健身锻炼的力道——那一刹那,遮掩着许星洲的枝丫被他踹得稀烂,呱唧掉在了地上。


    第45章
      -
      那一刹那桃树枝桠被踹断,木质撕裂般裸露在外!
      那个人又踩了一脚,将枝子彻底踩了下来,接着他蹲下了身,是个浑身淋得透湿的男人。
      许星洲眼眶里还都是眼泪,看到秦渡,先是懵了一瞬。
      她那一瞬间想了很多……譬如秦渡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知道我在这儿,但是接着许星洲就呆呆地想:
      ——我一定很难看,我头破掉了,到处都是泥巴,也没有穿裙子,脸上也脏脏的。
      而秦渡,连打扮过的她都不觉得好看。
      紧接着许星洲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外滚落,和着雨水黏了满脸。
      秦渡蹲在她面前,淋得像一只耷拉着毛的野狼,看不清表情,而许星洲破碎地呜咽着乱躲,无意识地寻找能藏身的角落。
      秦渡哑着嗓子道:“……小师妹。”
      许星洲没有理他,她的喉咙里发出难堪的呜咽,无意识地用头撞了好几下墙,那墙上满是灰和泥,秦渡眼疾手快地以手垫住了。
      “没事了,没事了,”秦渡以手心护着许星洲的额头,痛苦而沙哑道:
      “——师兄带你回去。”
      许星洲发着抖闪躲,秦渡脱了外套,不顾她的躲避,把许星洲牢牢包在了自己的外套之中,以免她继续淋湿——尽管那外套也湿透了。
      许星洲哑着嗓子,喉咙里发出破碎不堪的抽噎,她似乎说了些什么,也似乎没有。
      秦渡心里,如同被钝刀子割了一般。
      黑夜之中,那个女孩浑身都是泥水,身上脏到分辨不清本来的颜色,狼狈不堪,像一枝被碾碎的睡莲——而秦渡跪于落叶上,将那个姑娘抱了起来。
      雨水穿过长夜,灯火漫漫,十九岁的许星洲蜷缩在他怀里,小动物一般发着抖。

下载地址